MV5BMTQyNTk4NzAyMF5BMl5BanBnXkFtZTcwMTM2ODE0MQ@@._V1._SY317_.jpg   

 

2006年,《駭人怪物》出現,打破韓國影史最賣座紀錄,並向世界宣告:一名天才的誕生。這是《殺人回憶》導演奉俊昊的第三部電影,獲得許多大獎與注目,紐約時報給了本片「該年度坎城最佳電影」的稱號。因為奉俊昊,具備讓人驚豔甚至瞠目的罕見才能:在老套的商業類型電影中傳遞理念、表達關懷,並不斷突破的能力。

 

我們可以這樣說,《駭人怪物》是一片韓國靈魂,美國皮相的電影,藉由商業力量方式來獲得利潤和影響力,並將深刻的控訴和情感有效推廣出去。這部電影探討當代韓國的困境,控訴美國粗暴蠻橫的宰制,並嘲弄虛偽荒謬的政治鬧劇。這些複雜的內容,正好與形式契合,同樣都是承襲美國的形式與技法,再回頭狠狠打了大美國單邊主義一巴掌。

 

《駭人怪物》的開頭,改編自真實事件。2000年一名美軍研究員不顧韓國下屬阻撓,將大量福馬林直接倒入漢江。事發五年間,美國不斷阻撓調查進行,雖然最後總算讓此名美軍研究員站上法庭坦承此事,但依舊沒有受刑。

 

奉俊昊以這個真實事件作為起始,共用了三個面相切入,作為貫串電影的脈絡。一個是從韓國在地小人物的家庭情感、價值觀和生活態度:一個庶民家庭如何面對一場突如其來的厄運,又如何用草根性的堅韌克服苦難。另一個是導演的政治社會關懷:關於韓國與美國之間糾葛複雜的各種歷史、民族與政治社會議題。最後一個就是承襲好萊塢的怪物類型商業片骨架:緊湊的結構與精彩的敘事。奉俊昊完美地將三個面相交融,將對國際政治的控訴和對凡夫俗子的關懷,寄託在快節奏、聲光娛樂效果良好,而且觀眾接受度高的B級怪物片形式當中。

 

《駭人怪物》從一個庶民家庭的角度,去體現整個社會對於一個無名怪物的各種悲哀又荒謬的反應,這個家庭是當代韓國的縮影:有一個年邁嘴碎,勇敢負責,對於權威深信不疑的爺爺,這是韓國的過去;一個好吃懶做、渾渾噩噩但十分善良的哥哥阿斗,也是女孩的父親,代表韓國絕大部分的民眾;弟弟是昔日的精英,曾在學運中活躍,擅長逃亡和自製汽油彈,讀過大學,自言為了韓國民主付出青春,而今只是個醉生夢死的酒鬼,我相信大學就讀社會系的奉俊昊,必然接觸過無數這樣的人物,像是俄國小說中《羅亭》裡滿心改變社會不公,但卻無力實踐,最後被社會淘汰的角色;而妹妹是內心怯弱的射箭國手,是家族的光榮,但背負著龐大的壓力,一部分也反映了當代韓國對於體育競賽近乎瘋狂的執著;這三兄妹各自代表了當代韓國的不同特質,彼此矛盾、無法認同,卻又血肉相連;而最後一名家庭成員,也是一切故事的動機與懸念,便是阿斗的女兒。小女孩純真、美麗,善良聰明而且堅強,身陷怪物之手卻極力求生,毫不畏懼,在危急關頭還不忘用自己嬌弱的幼軀,捍衛比他更為弱小,素不相識的流浪兒。她毋庸置疑地,是當代韓國在掙扎與困頓中,所冀望的一切美好未來。

 

然後,從漢江中躍身而出的一個黑色暗影,乾淨俐落地,把一切的美好希望粉碎。對於怪物的出現,政府毫無舉措,也沒有任何救援的行動,並不斷阻撓阿斗家庭援救小女孩,並依照美國的指示,專心對付那不知名的所謂「病毒」。

 

社會不公之處,必有江湖。這個平凡的家庭,用自己的力量,悍然與怪物作戰。他們沒有語言與威權對話,當奉俊昊用嘲弄的鏡頭把阿斗對政府的求助哀鳴拍成鬧劇,其實也是表露韓國的庶民,對於威權政治的謊言,最沈痛的控訴。這整個過程,不斷展露了在當代韓國政府對於民眾的冷漠與傷害,以及美國霸權對人民的宰制。

 

當那宛如各種水族拼拼湊湊,隨時會解體的畸型怪物從問號狀的懸吊橋頭,再宛如驚嘆號地縱身入水,驚起一陣水花,尾巴再扣人心弦地,奪去一條人命。沒有人瞭解它的動機,也沒有人理解它是不是有智慧,只知道這在美國蠻橫無知的單邊帝國主義(如伊拉克戰爭),所催生出來的渾沌盲目、無可名狀的憤怒,只會在更多地方誕生(似那莫名的怪物)。

 

影片的結尾是一幅尋常的家庭生活,在窄小的屋內,前景是阿斗夾起了一口飯給不知來歷的小孩,背景是電視螢幕上的記者會,美方政要道歉此次病毒事件的錯誤情報與決策,上演永恆的檢討、道歉與卸責的戲碼。「好無聊。」阿斗關上電視。政府背棄了人民,人民也將背棄政府。鏡頭拉遠,孤獨的漢江邊,大雪紛飛,天地純白,小屋內燈火溫暖。

 

這一次,導演不僅繼承了《殺人回憶》的精神,要用影像為當代韓國著史,更成為韓國庶民的代言者。他說:這個小家庭,曾經獨自面對不公不義與重重危險,如今事件結束,彷彿船過水無痕,庶民可以遺忘、可以原諒,但絕對不要輕視我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ghtlight 的頭像
nightlight

乃賴的部落格

night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