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俗與大雅之間--聊《日月當空 卷十六》

文.乃賴

第十六集真是好看,出乎意料的好看,在大江聯遭遇到的對手、敵友以及龍鷹的表現都讓人耳目一新。試舉一小段內容為例:

湘夫人漫不經意的道:「人該有尊卑高低之分嗎?」

龍鷹欣然道:「…要回答這麼不著邊際的大問題,須對人生做出整體的思量。假設輪迴轉世真的存在,那每個人生,代表的只是某種經驗。不論公侯將相、販夫走卒、賢愚不肖,只是不同的經驗,經驗豈有尊卑高低之分?」

出自第二章〈幾個問題〉。接著湘夫人問了龍鷹人生目標、以及是否眷戀過去,龍鷹的回答更是絕妙。

「自由!真正的自由!」,並說:「當毛蟲蛻變為美麗的彩蝶後,牠永遠沒法再變回毛蟲。」

從踏入大江聯開始,對我來說,《日月當空》全書宛如進入了一個全新的世界,緊湊刺激、妙趣橫生,讓人目不暇給。像是和湘夫人的調情、與寬玉的矛盾、花簡寧兒的愛情,以及與小可汗的交鋒。

目前為止,龍鷹用過最久的身份是醜神醫,黃易原本就擅長描寫不同陣營互相衝突,而主角有著多重身份潛入其中,除了驚險刺激外,還能夠用另一個面向來描寫同一個組織與人物,並且增加主角內心與人際關係的衝突。

譬如龍鷹甫到大江聯,就遇到交好的弟兄羌赤與復真、更有與花簡寧兒的由恨而愛,最終痛惜悔恨的曲折。而大江聯當中也不是鐵板一塊,上有小可汗與寬玉的暗鬥,下有突厥文化與漢文化的矛盾。大江聯從原先的死敵,到目前的亦敵亦友,難捨難分,這是描寫間諜、雙面人的情節最有趣之處。

那麼,第十六卷和醜神醫的橋段,有什麼根本的不同?

答案很簡單,就是棋逢敵手。之前最讓人受不了之處就是:龍鷹太強,而敵人太弱。龍鷹的道心種魔大法大成之後,一直沒有夠份量的死敵。法明亦敵亦友,而武曌更是對龍鷹呵護備至。要一直到目前,龍鷹才真正孤身一人進入了生死決於一線的險境,對壘遠比自己強大的大江聯諸人。

到了交待完輪迴轉世的世界觀,故事總算可以放開手腳,盡情揮灑了。

大江聯本身就是一個超大的臥底,偽裝為合法的組織深入武周,而龍鷹在當中又是武周的臥底。他所遭遇的每個人又各有矛盾,或身為突厥人心懷故土,或身為突厥化的漢人、突厥與漢人的後裔,渴望在大江聯落地生根,讓此地既凶險又悲哀。而龍鷹的身邊人,再也不是過去的嬌妻美妾,而是凶險不過的軟刀子。心懷陰謀,身有媚術,這讓故事的張力提升到前所未有之境。

而黃易的描寫,也到了身兼大俗與大雅的境界。黃易的主角一直以來都是市井味道濃厚的世俗人,但同時又是超然世外的哲學家,龍鷹有著超凡入聖的感知,賴魔種探索哲思的世界。人對宇宙的認識倚賴感官,因此眼、耳、鼻、舌、身,乃至食慾、武學、色慾、鬥爭等層面,都是黃易哲學觀裡不可或缺的要素。以至俗之情節叩關宇宙玄奧,正是黃易的獨特魅力。

但在之前,或許礙於歷史設定之壁,因此龍鷹一直受限於過於弱小的敵人,讓故事一直糾結於無趣的虐菜情節。到了十六卷,戲劇的衝突才真正趕上思想的突破,讓人手不釋卷,心往神馳。

像是龍鷹對花簡寧兒的感情:

「…在今後有生之年,這份內疚的感覺將纏著他。最令他悔恨的,是佔有他並非出於愛意,而是一種手段。他從沒有試圖去了解她,只是是她為美麗的玩物,到發覺她也是有血有肉,有愛有恨的人,一切都遲了…

…花簡寧兒的放縱,是在危險、動盪和不安定的生活中宣洩內心情緒的方法,如若在波濤洶湧的怒海找尋托身的浮木。他要在花簡寧兒來見他最後一面的那刻,方真正的明白她。

漫漫雨粉,從天而降。」

由肉慾至愛戀,由敵對到信任,再到悔恨,時而輕挑、時而沈鬱,讓人擊節讚賞。而同樣的,龍鷹對沈香雪的調戲:「本人最見不得漂亮女子,如此孤男寡女獨處一室,小弟又是沒有自制力專欺暗室的狂徒,除非二姑娘明示任得小弟侵犯,否則我只有走為上招這招絕活。」

看,這麼大膽粗俗,卻又合情合理的台詞,天地下或許只有龍鷹說得出,也只有黃易寫的出。或許,大江聯一節,將成為此書的分水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ghtlight 的頭像
nightlight

乃賴的部落格

night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violing613
  • 進入大江聯後的確比較有觀賞性, 強敵有席應的瀟灑孫子 名字有夠難記四個字那位, 妖女有湘夫人, 這兩樣是我個人偏好黃易小說需要存在的角色, 缺之就如大唐沒了石之軒和婠婠一樣無趣

    至於前幾卷見書介貌似是拯救後宮和帶著小弟去把妹的樣子, 就興致缺缺了. 和跋鋒寒相比, 另外兩位好友等級相差太大, 和等級相差太大的朋友建立的兄弟情,莫名就有種施捨感, 不比拔鋒寒和雙龍能有來有往, 陪他們追妹子就像邊荒的小白雁之戀一樣是根雞肋
  • 十七集也相當精彩,其實我不解黃易之前的安排到底為什麼,他明明就有能力把故事寫的高潮迭起。

    nightlight 於 2014/03/09 22: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