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nightlight39 (乃賴)

看板JinYong

標題[藝文] 天龍八部的巧合與掃地僧

時間Wed Apr 28 00:05:55 2010

 

 

金庸小說中登場人物最強、最突兀、最神秘的角色,

 

無疑是天龍八部中的掃地僧。

 

每個讀者看到這個人物出場,

 

都肯定會滿心的疑竇:

 

「這個人是誰?為什麼他這麼強?」

 

這篇文章從創作理論的角度,來解答這些疑問。

 

 

看過藤田和日郎的漫畫《傀儡馬戲團》的讀者,

 

應該都會讀到一個章節叫〈Deus ex machina ~機關傀儡之神~〉。

 

什麼是Deus ex machina呢?

 

這是一個文學術語,來自於拉丁文,意思是:機械之神。

 

是希臘時代的劇作家Euripides常使用的技巧,

 

他在情節無法順利解決的困局,常常會利用一個從天而降的神,

 

很碰巧地解決了所有的衝突,然後皆大歡喜。

 

 

聽起來很芭辣對吧?

 

是的,就是這麼芭辣,

 

芭辣就意味著庸俗,同時也意味著好用,

 

常常我們看通俗劇,

 

就會看到主角非死不可、九死一生的緊要關頭,

 

故事一定要悲劇結尾的時候,

 

偏偏就這麼巧就一個萬能的好人就這樣衝出來解決一切問題,

 

好像古代中國戲曲才子和佳人最後一定要分離時,

 

就一個好心的皇帝跑出來,旨意讓他們兩個為婚,

 

好像先前營造的緊張氣氛都是刻意假造的,

 

目的只是為了拖戲或是製造高潮,非常不自然,也沒有說服力。

 

 

掃地僧也是這樣一個角色,

 

一個刻意、做作、生硬的角色,

 

斧鑿的痕跡刻意到,好像讀者可以聽見作者肚子裡的嘟嚷甚至竊笑,

 

作者連交待都懶得交待,解釋都不用解釋,連名字都沒有取,

 

就派一個人下來,幫「作者」而非角色,解決糾纏衝突的情節。

 

 

我如何知道掃地僧是機械神,而不是具有性格的人物呢?

 

很簡單,第一,他的出場沒有鋪陳;

 

第二,他全知全能,

 

第三,無解的情節在他馬上迎刃而解(慕容與蕭兩家死仇)

 

第四,他沒有人性,沒有喜怒哀樂、沒有欲求、沒有動機衝突與難題,

 

第五,他的結尾不用交待

 

他完全只是一個「情節工具」,不是故事中的人物。

 

 

這麼俗爛的寫作方法,金庸肯定是不喜歡的。

 

(西方戲劇他還不夠熟嗎?金庸可是出了名的莎翁迷呢!)

 

所以在他大多數的小說,他都盡量避免這個窠臼,

 

但是天龍八部,是一個不一樣的小說,我們舉笑傲江湖就可以明瞭一二了。

 

 

笑傲江湖中,金庸極力避免巧合,試圖為每一個情節推動,找出一個理由:

 

為什麼令狐冲會認識任盈盈?

 

因為他樂譜被搜出來,洛陽金刀要找綠竹翁鑑定;

 

為什麼他會遇見向問天?

 

因為他跟著人群走,好奇心驅使下,看見圍攻,

 

而且這個好奇心還不是無緣無故起來的,

 

是大批人一直問路問到他火大,他才開始好奇的。

 

為什麼令狐冲會遇見任我行?

 

因為向問天苦心謀劃的計策,

 

連最典型的「跳崖」情節,都是向問天刻意設計的活路,

 

在精心的設計下,結構巧妙的笑傲江湖於焉誕生,

 

這本書可說是金庸技巧最好的小說,

 

而充滿權謀、算計的內容,也呼應了層層疊疊,構思精巧的結構。

 

 

 

反觀天龍八部,裡面的人遇到就是遇到,根本沒什麼理由,

 

走在路上也會遇到。

 

段譽喝個酒就遇到蕭峰,蕭峰打個老虎就遇到阿骨打,

 

虛竹吃個飯就遇到阿紫和包不同,

 

童姥隨便抓個女的剛好就是公主,剛好這個公主就大肆招親,

 

剛好虛竹這個和尚又和段譽一起,剛好回答到三個問題,

 

段譽跳崖剛好沒摔死,找到秘笈,

 

虛竹跳崖剛好沒死,天底下只有兩個人會斗轉星移,

 

還其中一個剛好就在崖底泡茶,然後被莫名其妙的救起來,

 

段譽在少林寺受了傷,偏偏一堆人就闖進去蕭峰的老家,

 

看段譽騎黑玫瑰報信一段,不斷巧遇、偶遇,

 

全部都是不自然的巧合,

 

剛好他喜歡誰,誰就是他妹,

 

剛好一堆人,一起掉進同一個井底,

 

剛好武功絕強的鳩摩智,剛好這時候被段譽抓住穴道...

 

剛好天山童老和李秋水,死的時候一人抓著虛竹一邊,

 

剛好虛竹亂下棋子,就救了段延慶,剛好又只有段延慶會腹語術...

 

剛好神山要上少林踢館,鳩摩智就一起上來,又剛好這時候全世界的人一起到山上,

 

連蕭峰、大理等路途遙遠的人馬也都好像和導演cue好時間一樣一起出場...

 

 

與笑傲江湖相反,天龍八部情節極為散漫,結構極度鬆散,

 

事件的發展沒頭沒尾,中間又跳來跳去,

 

人物的關聯沒什麼邏輯,還寫到金庸自己錯亂(小無相功與鳩摩智的關聯)

 

這些巧合明明都是小說寫作的大忌,

 

但金庸卻偏偏都犯了,而且一犯再犯,

 

最後還搞了一個巧合中的巧合,弄了一個機械神出場。

 

 

這是因為天龍八部是個特異的小說,

 

這是個神靈可以存在的世界,

 

這是個抽象的宗教法則與宗教關懷具象化的世界,

 

是個奇特的宗教小說,

 

在這個宗教小說中,真正的角色不是有名有姓的人物,

 

是看不見,摸不著,但卻擁有無上力量的「命運」!

 

 

所以機械神的出場,不但沒有轉悲劇為喜劇,

 

更不是出現在結尾,而是在中段,

 

所以他的出場,只是硬生生將情節延後的反高潮,

 

真正的高潮,是蕭峰之死。

 

機械神雖然具備神性,但反常地沒有佔據主宰的地位,

 

因為主宰的地位,必須讓給更高位的主題:命運。

 

 

是的,命運,才是天龍八部的真正主題,

 

在悲劇的因果鍊底下,機械神的出場,

 

不同於往常的無所不能,

 

他硬生生打斷了蕭遠山與慕容博的血仇,

 

卻改變不了主角三人的大悲劇,

 

挽救不了因緣果報,更改變不了天下蒼生。

 

 

那他出現在少林寺,為的是什麼呢?

 

為的,其實只是延續一個人的生命,就是蕭峰。

 

 

掃地僧是為了渡蕭峰而出場的,

 

他表面上是為了渡蕭遠山與慕容博,

 

但從情節上我們知道,這兩個人退場後,在情節的作用等同於死了,

 

所以救不救,無甚差別。

 

 

有差別的人是誰呢?

 

就是蕭峰。

 

蕭峰是英雄,是唯一可以拯救世間沉淪的英雄,

 

而掃地僧一反小乘阿羅漢式的冷眼自了,

 

在蕭峰必死的局出手,拯救蕭家二人,

 

為的只是蕭峰的一句話:「你可曾見過邊關之上、宋遼相互仇殺的慘狀?可曾見過宋人

遼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情景?宋遼之間好容易罷兵數十年,倘若刀兵再起,契丹鐵

騎侵入南朝,你可知將有多少宋人慘遭橫死?多少遼人死於非命?」

 

掃地僧連鳩摩智暗算段譽都懶得阻攔了,

 

所有的心力只為了拯救蕭峰,

 

不只拯救他的生命,更救他從泥淖般的私怨中解脫,

 

因為他是天下的英雄。

 

最後蕭峰還是死了,掃地僧全知全能,卻是個不稱職的機械神,

 

他不能扭轉命運,命運還是要交到英雄的手上決斷。

 

 

 

如果這樣的寫法,出現在一般小說,就是拙劣,

 

但出現在天龍這個佛法世界,卻是個慈悲,

 

所以才會有陳世驤說的:

 

「書中的人物情節,可謂無人不冤,有情皆孽,要寫到盡致非把常人常

情都寫成離奇不可;書中的世界是朗朗世界到處藏著魍魎和鬼蜮,隨時

予以驚奇的揭發與諷刺,要供出這樣一個可憐芸芸眾生的世界,如何能

不教結構鬆散?這樣的人物情節和世界,背後籠罩著佛法的無邊大超脫

,時而透露出來。而在每逢動人處,我們會感到希臘悲劇理論中所謂恐

怖與憐憫,再說句更陳腐的話,所謂『離奇與鬆散』,大概可叫做『形

式與內容的統一』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ghtlight 的頭像
nightlight

乃賴的部落格

night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妹
  • 好愛~~\看金庸(喬峯&阿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