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看過書,不過預告片已經雷很慘了,

少年、船難、老虎、漂流,情節還真的只有這些XD。


如果不是李安,或許會給好雷,

但斷背山、色.戒和以前的推手、喜宴帶給我太高的期待,

加上之前不斷關注這部電影的消息,

在放映前是抱著看雨果的冒險那樣的期待走進電影院,

因此這個無謂的預設破壞了我觀影的享受,

希望未來看電影能擺脫這種侷限,持平的欣賞。



但無論如何,這是一部認真、具穿透力,

大膽挑戰最難拍攝的題材:水與動物,

充滿美感與生命體悟的好電影。

(感謝摯友提供首映票,李安不僅有出席致詞,

而且人就坐在前兩排,第一次和導演一起看電影,

就是這種殿堂級的大導,真是太緊張了。)



馬丁.史柯西斯曾說他很想拍白鯨記,

但他想到水就怕,要怎麼拍海上的場景實在難倒他了,

看完這部電影,我想馬丁可以動工了,如果水湳機場還在的話,

也歡迎他來台灣喔!

 

----以下有雷----


這是一部宗教感很強的電影。


看完以後我一直聯想到近期的班傑明的奇幻旅程和永生樹,

班傑明有精彩的演出、驚人的化妝技術和流暢精彩的情節,

天生厄運、被雷擊中七次的人、斷腿的舞者、孤獨的大使夫人、鈕扣大亨、

在身上刺了上帝的印記,最後遭到船難的船長,

穿插豐富的人生百態,傳達同樣的一件事:

上帝造你,上帝愛你,接受你的命運。

(媽媽抱起小班傑明說:「你真醜,可是你也是上帝的孩子。」)

永生樹有對上帝深刻的質疑,也有精彩的演出,還有哲思(陳悶?)的思索。



同樣作為大導演,李安有什麼大衛芬奇與泰倫斯馬利克所沒有的觀點呢?

就我對李安淺薄的瞭解,他以往最令人動容的是壓抑的強烈憤怒,

親子、文化間的衝突,細膩纏綿、儒雅溫婉卻韻味悠長的情感。

宗教的思索、存在的價值、生命的意義、上帝的存在,似乎不是他個人偏愛的主題,

應該也不能作為他的個人印記,

那在這部電影裡面,李安拍出了什麼只有李安才能拍出來的呢?


我猜想,或許是那隻老虎。

 

故事從一個到印度尋找故事的加拿大作家開始,

他毀棄了自己的作品,最後找到了一個據說相當動人的故事,

於是他回到加拿大,找一個叫做Pi的印度男子。


Pi是主角,也是敘事者(當然片名就說了)。

他父親是精明的商人,將植物園轉為經營動物園,母親是園裡的植物學家。

他從小喜歡宗教,他信印度教、天主教、回教,

(他對作家說:印度有三千三百萬尊神,我們總找得到神來譴責自己的罪惡)

他父親告訴他:「我寧願你相信我認同的,也不要盲目相信。你需要理性,

理性可以帶領你判斷。」

而成年的他說:「信仰就像房間,一棟房子可以有很多房間。」

 

「那懷疑呢?」作家問。

「懷疑是最多的房間。懷疑是好的,可以保持信仰活力。」


他吃素、他遵守每個禮儀、他在宗教中找到平靜,

但那是幼稚的信仰,不是真正的信仰,

因為信仰是一場戰鬥,他內在的敵人還沒有出現,他還是孩子,

他只需要戰勝自己的名字,讓自己的名字從游泳池,

蛻變為無限奧秘的印記,圓周率Pi。



一直到老虎理查.帕克出場,

(他說獵人把「Thirsty寫反變成Richard Parker,怎麼想都想不通)

他才真正發覺到,世界的另一面。

 

白目的他傻傻相信老虎內在有善良的靈魂,想和老虎交朋友,

差點被咬斷手之前,爸爸即時阻止他,為了治好他的天真,

他在Pi面前餵食活羊,血淋淋的宰殺結束了Pi的童年。


他成長、談戀愛,遇上了一個跳舞的女孩阿南提。

(追女孩的時候比了一個跳舞的手勢「為什麼森林裡有蓮花?」等等就會告訴你XD)

他思索、愛看書,看杜斯妥也夫斯基和卡繆。



然後,全家要遷往加拿大,帶著整個動物園的飛禽走獸,

遇到壞廚師、好水手,還有一場風暴。



全部的人都死了,求生小艇上剩下一隻斷腿的斑馬,

 

土狼、和母猩猩。

土狼殺了斑馬和猩猩,接著要殺Pi,結果船艙衝出剛醒的老虎,

殺了土狼。



才開始故事的主線,老虎與少年的奇幻漂流。



兩者的互動相當有趣,李安把這個怪誕的故事說得非常有說服力,

這裡是純粹的視覺饗宴,值得一看。



每當奇蹟出現時,Pi就會與神對話。

 

絕望之際遇到浮島,有大樹、清水、甘藷與無限的狐獴,

原本以為是天堂,但夜裡Pi發現島會吃人,他摘下樹上的花,

發現裡面有個牙齒,是之前在島上死去的人。



他帶著老虎,繼續橫渡大洋,最後在墨西哥著陸,老虎離開了他。



作家說:「哇,我不知道要說什麼。」(我也是)



原以為故事要結束了,才知道另一個故事才正開始。



兩個日本人前往調查,問船難經過,

 

不相信老虎、浮島、搭著香蕉的猩猩、斑馬土狼的故事,

(香蕉不會浮在水上、只住著狐獴的吃人島)



於是,Pi說了另一個故事:

他和壞廚師、好水手、媽媽一起搭船,好水手受傷死了,

壞廚師拿屍體來釣魚,媽媽咒罵廚師沒人性,廚師生氣殺了媽媽,

Pi殺了廚師。




最後他對作家說:

「兩個故事都沒有解釋船難,兩個故事都只有我活下來,

我同樣都歷經磨難、最終生還,你相信哪個。」

 

作家說:「我喜歡前面那個,那是個好故事。」




所以,哪個故事是真的呢?

按照常理來推斷,後面的故事是真的,但按照故事中Pi的敘述,

前面的故事是真的,後面的故事是唬日本人的。

但為什麼他說到第二個假故事時,卻聲淚俱下,心痛不已?



而這兩個故事,又和上帝有什麼關係?

這是一個開放的問題,但我想從這裡的思索,可以看到為什麼李安要拍這部電影。

 

我認為故事當中其實已經給了線索:

第二個故事結束後,作家說:

「水手是那隻斑馬、廚師是土狼、猩猩是媽媽,土狼殺了斑馬和猩猩,

所以......」

就沒有繼續說了,

但意思很明白,Pi就是老虎,Pi殺了廚師,吃了所有的屍體。



於是,這兩個故事就是一個故事。少年Pi就是老虎,老虎就是少年Pi。



老虎是Pi內心的恐懼、憤怒,是他純真內心的一切黑暗面,所有的負面情緒。

一行禪師有本書叫「馴服內在之虎」,意思很明白了,

 

漂流之旅,就是他與另一個自我相互依偎,又殊死搏鬥的故事。

我猜想在這個自我糾結中,李安看到了觸動他的主題,

道德壓抑下迸發的欲望與憤怒,內在的戰爭。

(餐桌上,媽媽說:「爸爸都是對的,理性改變了外在世界,

但信仰才能帶領我們探索內心。」)



老虎隨時會毀了他,但也是老虎支撐他走過這段旅程,

老虎給了他警醒、勇氣和動機,

他必須不斷忙碌才能餵飽老虎,在孤寂的世界裡他不斷跟老虎對話:

「你看到什麼,理查帕克?告訴我你看到什麼,理查帕克。」

在神蹟顯靈的時候,他逼迫老虎與他一起見證,

 

在危機出現的時候,他帶著老虎一同離開浮島,

本我、自我與超我,須臾不可離也,

我猜想在這個自我糾結中,李安看到了觸動他的主題。



老虎叫做口渴,是船難最致命的原因,是身體的本能,

生理上他必須餵養老虎,不然隨時都會死;

心理上他必須從欲望中獲得力量,不然艱難的旅程隨時都讓人喪志。



如果這是一個宗教歷程,那浮島就是魔,弄假成真,

求道者領悟漸深時都會遭遇誘惑,幻象畢現,如果耽溺其中無法自拔,

就會越走越偏。

 

而森林中的蓮花,拯救了他。



那上帝呢?

他第一次遇到耶穌,是偷喝聖水,神父見到沒有指責,而是說:

「我知道你口渴了。」接著倒了一杯水。水是上帝的恩賜。

他問神父:「為什麼上帝要派他的兒子為我們受苦?」

神父說:「因為上帝離我們太遠了,我們無法親近他,所以他兒子為我們受罪,

我們才能接近上帝。」


Pi不懂。接著他想到另一個問題,又跑去問神父:


「如果神是完美的,為什麼他要讓我們受苦?」

 

(聰明的孩子,一舉命中糾纏數千年的難題)

神父說:「你只要知道,上帝愛你。」



上帝愛你,所以賜給你這一切,

上帝可以讓殘酷的旅程,化為夢幻的歷程,

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不重要,

重要的是,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帝的旨意,上帝的安排,上帝的奇蹟,

他愛我們,我們相信他愛我們,

然後再怎麼殘酷的事情都可以變得美好,

純真的少年可以歷盡殘酷與艱險,找尋到內在的力量與勇氣,

並戰勝、駕馭它。

 

第一個故事可以是真的,那是上帝給他的奇蹟;

可以是假的,那是一個少年如何接受殘酷的命運,並且存活下來;

可以亦真亦假,外在,他與口渴、孤寂和飢餓奮戰,

內在,他與罪惡、憤怒和恐懼鬥爭,最後他贏了,

恐懼的出現,讓他從兒童成為青少年,

恐懼的離開,讓他從青少年成為成人,

我想,這個內在情感成長的的歷程,

是屬於李安,而大衛芬奇,或泰倫斯馬力克沒有的部份。



無論如何,這是一個虛構的故事,

 

電影選擇了,最美麗的那個,最好的那個,

這是謊言的權力,在這個小小的世界裡,李安當一個慈悲的上帝。



片頭的動物,特別用動畫做了一隻蜂鳥,

大衛芬奇告訴我們,蜂鳥飛行的軌跡,是一個倒著的8,是無限,

少年Pi告訴我們,圓周率是那個我們相信存在卻永遠無法窮盡的極境,也是無限,

無限就是上帝。

 

管窺不能看清月亮,人智不能理解上帝,

唯有故事,才能帶領我們。所有的故事都是隱喻,都是指向月亮的手指。

這是禪宗的智慧,也是李安的東方味,

他說了一個詩意的故事,給了我們一個方向,

而我們的小耶穌基督,則帶領我們,見證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ghtlight 的頭像
nightlight

乃賴的部落格

night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那個名字的部分就是,獵人在填表格時把自己跟老虎的名字填反了,即把老虎的名字Thirsty填成自己的字 Richard Parker
  • 重看電影時有發現,完全是誤解,老虎成了理查帕克,獵人成了口渴,對白有提到,感謝。

    nightlight 於 2012/11/29 10:29 回覆

  • 訪客
  • 一開始導演就暗示了: 神父端来水给Pi並說:“You must be thirsty(你一定是口渴了/你一定就是thirsty).” 老虎原本的名字不叫理查帕克(是獵人的名字),而是叫thirsty(口渴), 理查帕克也是真實大西洋船難事件中 被另外三位水手吃掉的17歲孤兒 新手水手的名字
  • 這句雙關很漂亮,你口渴了,上帝賞賜水給你;你是老虎。

    nightlight 於 2012/11/29 10:30 回覆

  • 訪客
  • 其实李安给的暗示还要早 开头动物一个个出场 最后老虎的“倒影”出现 (李安的名字也浮在水面上) 包括后面看海底奇观的时候 派问老虎在看什么 然后往海底望 下一个镜头切换到水面上映着老虎的脸 而不是派的脸 所以派就是老虎

    老虎喝水被猎人抓,和pi喝水被神父抓,两个故事都是出自pi自己的口中
  • 重看有發現,但首次看時沒有意識到老虎是隱喻,看第二次時線索很多,相當清楚。這個鏡頭我有注意到,切入到海底的各種幻覺。

    nightlight 於 2012/11/29 10: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