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1A.mp4_000060018  

主題1. 結構

序曲:康妮婚禮


教父1A.mp4_000077619

以我相信美國開頭,以我相信上帝結尾。美國夢的隕落、理想的隕落、傳統的隕落。

教父1C.mp4_003593381  


從康妮的婚禮開頭,婚禮當中,每個在情節發揮作用的角色都會出現,表現他們的個性。


保利的鏡頭:暗示他會為了錢出賣家族;

 

 教父1A.mp4_000617575  

 

巴西尼的鏡頭:他在陰影下撕掉底片,暗示他喜歡當幕後黑手(同樣以山提諾對照對攝影師的態度,暗示山提諾與巴西尼的高下與未來命運);

 

教父1A.mp4_000644101   

 

第一個求助者是包納薩拉,他會為山提諾收屍;      

第二個求助者是安索,他會出現在醫院一場戲中;

 

 教父1B.mp4_003100013

 

第三個求助者是強尼,他會為布局賭城牽線;

來訪者是路卡布拉希,他是忠心的打手,而也由他的死開啟一連串的大戰。

婚禮的結尾是遠景,陽光下康妮與維多共舞,周圍是祝福的人群,是康妮婚姻的開始。


轉折:康妮家暴

康妮的家暴帶來山提諾的死亡。交待康妮婚後生活。

結尾:康妮之子浸信禮

麥可參加康妮兒子的浸信禮,這場儀式一切都呼應開頭。如同維多一般,麥可成為教父(但包納薩拉稱呼維多教父時,維多說他不會當殺人犯,對照麥可)。儀式在黑暗中進行,平行剪接大量謀殺(謀殺的場面光大多打很亮,也是對比),結束一切衝突。


對照這場戲開始的鏡頭,與婚禮開始的鏡頭,是精巧的對比。高潮由「我相信上帝」開始醞釀,在「我棄絕撒旦」爆發。維多在康妮婚禮為每個朋友解決問題,麥可在浸信禮上殺掉每個敵人。

 教父1B.mp4_000631380

 

 教父1C.mp4_003460915  


大屠殺最後的對象是姊夫,康妮的婚姻從結婚、紛爭、生子,到喪夫,巧妙銜接回開頭。(教父2、教父3當中一樣如此處理康妮支線的角色)

包納薩拉兩次出場:極盛和中衰(劉姥姥)

主題2. 光影色調

第一場戲,光打在包納薩拉臉上,維多藏在黑暗中。

 教父1A.mp4_000216299


光代表美國,用金錢的、功利的,影則代表教父(或說西西里傳統),是情義的、溫暖的。黑與白的衝突、對立、交融、與曖昧是電影的基調,而故事中第三種顏色是紅色(紅酒、紅花)。(而麥可回鄉一段就不再是這三種色調,而是較溫暖的黃色為主)

 教父1B.mp4_004958203  


科里昂家族全身黑,在黑色書房裡商議,外面陽光燦爛,夫人、女兒與家族成員在陽光下歡笑歌舞。對比在強尼來時最強烈,強尼一身白衣,顛倒眾生,極白對比極黑,外景的極熱鬧對照內景的極冷,而麥可夾在光與影之間,在他對凱解釋強尼來歷的一段話中,揭露了科里昂家族無情的黑暗面,也說出了關鍵台詞「一個他不能拒絕的條件」。

此時麥可的臉半黑半白,說完「凱,那是我的家族,不是我」這句話之後,麥可的臉轉向黑暗。並且喝了一口紅色的酒

 教父1B.mp4_000299841  


在瞭解強尼光鮮外表下的黑暗後,一個鏡頭拍攝強尼正對著觀眾歌唱,含意複雜而曖昧。

教父1B.mp4_000291708


殺索拉索一場戲麥可臉是紅的。

 教父1B.mp4_004157194  


主題3. 鏡頭、構圖、剪接、場面調度

黑暗書房環繞陽光燦爛

合照的構圖。

婚禮一場戲,「不照顧家庭的男人不是男人」,畫面中山提諾走入。

 教父1B.mp4_000485610  


索拉索會面用平行剪接快速交待事情;浸信禮一場也大量運用平行剪接。
麥可與凱過聖誕,平行剪接(用音樂連戲)路卡布拉西準備行動;路卡布拉西被殺、教父遇刺、湯姆被抓,都在短時間內交錯敘事。

用凱的視角認識整個環境與科里昂家族成員、作風。

麥可的臉在光與影中衝突。

 

殺保利的遠景

 教父1B.mp4_002464503  



在麥可決定殺索拉索一場戲,麥可的位置、推進鏡頭。

 教父1B.mp4_003500079  


維多剛才在哀悼喪子之痛,下一幕接麥可教開車,情緒反差極大。

五大家族會面的平移鏡頭,會出現在教父2的古巴。


結尾凱與麥可的空間配置。

 教父1C.mp4_004391470  


主題4. 人物

善用映襯的方式來刻劃人物個性。維多遇刺表現弗雷多的無能;康妮被打表現山提諾的暴躁;加強護衛、增加火拼表現山提諾的無謀;而醫院探病事件凸顯麥可的冷靜與警覺,安索的恐懼也映襯了麥可的異於常人(同時醫院一事對麥可而言重要的意義:家族不能沒有他);決定刺殺索拉索。最後處決姊夫一事也表現他的鐵腕和冷酷。

在電影中大量用具體清晰的事件與動作,表現人物的個性,更利用穿插對照的手法,進一步更加凸顯人物。

對比第一任妻子的感情戲、家庭,我們看不到麥可與凱的婚禮、凱的家族、凱的姓氏、凱的出身背景、教育狀況,似乎凱是一個符號性的架空人物,單純代表美國。而第一任妻子的愛情、婚禮與第一次行房的神聖、家族環繞的飽滿,這些都是麥可與凱的關係中欠缺的。

主題5. 衝突:

包納薩拉開場,「我相信美國」畫面全黑,美國夢的追尋與失落,西西里傳統存在的意義。這個衝突延續成為整部電影的基調。

故事中的人常說「生意」,但注意第一次談生意的場景。

湯姆輕鬆解決加州大亨一場戲中,映襯了索拉索一事的艱難與慎重。(同時也表現了「一個不能拒絕的條件」的可怕與創意。第一次用講的簡單交待,第二次則用有趣的方式表現。

第一場揭幕的衝突,是索拉索。在這裡用簡練的對話交待了兩難的抉擇,同時用平行剪接的手法直接切換到與索拉索的會面。

麥可有兩個面相,他來自科里昂家族,卻取了一個美國名字。一個是西西里的他,屬於家族、屬於黑暗,一個是美國的他,屬於國家、屬於光明。他原先不認同家族,投身從軍,為國奉獻。他穿著軍裝出席,帶著美國女人凱,但命運(拯救家族,刺殺索拉索)讓他放棄他的美國夢(白蘭度:參議員科里昂、州長科里昂)。

 

教父1C.mp4_003016638  

他回到西西里,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到科里昂村,在很短的時間內(臉上的傷還沒好)娶了西西里女人。我們在這裡看到愛情,看到傳統下溫暖的生活與人情味。他用西西里的方式和這個女子相戀、結婚,但同樣的命運(妻子的死、山提諾的死)讓他不能回歸自己的故土。

他不能在美國以一個美國人活著,也不能在西西里以西西里人的方式活著,他必須回到美國,為家族活著。他許下一個承諾,要讓這兩者交融,「五年之內讓西西里家族合法」,但他失敗了,他沒有讓家族改頭換面,也沒有和凱和諧共處。

凱與其說是她的伴侶,不如說是一個象徵、一個美國的化身,與凱的婚姻破碎代表麥可西西里與美國、家族與國家的衝突,同樣也是光與影的衝突。

麥可與包納薩拉一樣,也在美國夢的許諾之中破滅了,但是沒有人會拯救他。沒有人會給他一個公道。他不能求助於西西里的傳統,更不能求助於上帝,最後他訴諸撒旦的手段,成為惡魔。

電影當中也擅用極端衝突的場面來說故事,維多的遇刺與山提諾的死是全劇轉折,可以注意在這兩場重要、張力極強的戲之後,用什麼來承接、交待情節。剛結完婚就出現凱的來訪,也是同樣的手法。


主題5. 表演

用以靜制動的內斂表演,來強調人物的重要性與威懾力。湯姆與大亨、麥可決定殺索拉索、麥可與莫葛林、麥可與弗雷多。麥可的出場,先缺席、之後背影出現,維多在簾中窺視。

主題6. 聲音

馬頭一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ghtlight 的頭像
nightlight

乃賴的部落格

night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