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ding_Nemo.jpg  


好萊塢年度盛事奧斯卡金像獎,自2002年設立動畫獎項以來,這個獎項,幾乎就與皮克斯
劃上了等號。2003年的《海底總動員》、2004的《超人特攻隊》、2007的《料理鼠王》與
2008的《瓦力》,都拿走了當年度最佳動畫電影的獎項,這些輝煌紀錄在在肯定皮克斯當
代3D動畫的龍頭地位。而安德魯史丹頓導演,就以本片《海底總動員》及2008年的《瓦力
》,獲得四度提名,勇奪兩座奧斯卡「最佳影片」獎。


皮克斯予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業界第一的動畫技術搭配創意十足的主題,創造出美麗無疇
的幻想世界。《海底總動員》中表現細緻的水面波紋、光影變化,色彩繽紛的珊瑚礁生態
系,無不令人嘆為觀止。若不說穿,觀眾可能還絲毫不覺這已是六年前的作品了呢。除了
擁有高超的3D動畫技術,皮克斯身為迪士尼動畫王國的票房接班人,中心主旨也恰與傳統
迪士尼的童話風格大相逕庭。


皮克斯的電影不只要讓孩子看得開心,更要讓陪孩子上電影的父母等成人觀眾感受動畫的
魅力,接受導演的反思與批判。電影關懷各種充滿奇想的獨創角色,演繹各種往往複雜難
解,但卻貼近觀眾的主題。歧異的主題與切入點,共通的是每部皮克斯電影中,或世故的
諷刺揶揄,或對世俗價值的反思,或對人類情感的撫慰。竊以為,作為一個電影愛好者,
就不應當錯過皮克斯的任何一部電影;而曾經迷惘、困惑或正需要慰藉的人,就更需要皮
克斯的電影!往往故事當中的一句話、一個啟發,就能打開我們多年的心結。更何況,這
些電影還非常精彩刺激,娛樂性十足呢。


《海底總動員》這部電影,講述身為父親的小丑魚馬林,因為曾經遭遇意外、失去家人,
而對僅存的兒子尼莫諸多保護,最後反而間接導致兒子被人類擄走。為了救回被擄的兒子
,父親馬林所踏上的追尋冒險之旅。


在旅程當中,馬林與患有短期記憶障礙的多莉結伴旅行。善忘的多莉,總是勇於面對挑戰
、挑戰危險,卻總是反而獲得幫助。正好對照並啟發了馬林,讓他領悟──其實正是緊抓
傷痛、執著過去,作繭自縛、裹足不前的想法,害了尼莫和他自己。最後在鯨魚口中面臨
生死關頭時,馬林攀在鯨魚的舌頭上,掙扎要不要相信脫線的多莉所說的生路跳入鯨魚肚
子。他們講出了本片的核心課題、也是每個父母在教育孩子時,所要面對的抉擇:


多莉:「他說你該放手了,不會有事的。」
馬林:「你怎麼能確定?你怎麼知道不會發生壞事?」
多莉:「我不知道!」


這是「放手的一課」。孩子長大,會思考之後,必然會有自己希望走的路。而一路呵護他
們長大的父母,難免焦灼地擔憂他們的選擇,質疑孩子的能力是不是行得通,或是直接為
他們安排「最安全的路」,待在「最安全的地方」。但是最安全的路、最安全的地方又是
何處呢?對馬林來說,他過去一直希望的,就是尼莫哪裡都不去,什麼都不做。如果非得
進入學校、踏出社會不可,那也要選擇最保險,最不會出問題,最多人選擇的路。但是,
尼莫的意志、渴望、能力和好奇心呢?沉湎在創傷之中,不願走出安全範圍的父親馬林,
就將這些全部駁回、否定。


蝴蝶終須破繭,雄鷹終會離巢。每個人都曾經是孩子,但不踏出冒險與嘗試的腳步,就永
遠無法成長、獲得生命的價值。所有的冒險與嘗試,都有危險,但又能如何呢?在該當放
手的時刻,因為囿於不可見的恐懼而不願放手,只是讓生命的嫩芽,窒息在名曰「愛」、
實為「掌控」的黑牢裡。放手不但是讓孩子獨自面對成長的考驗,更是父母自己,面對放
下擔憂、控制的嚴苛課題。


除了讓父母反思外,導演也同時讓孩子領略,父母的愛,即使偏執甚或不可理喻,但也是
偉大、勇敢的。能夠讓一個視深海為險境的父親,毅然決然地踏上橫越大洋的壯闊旅程,
只為了尋回他的孩子。面對這樣疲憊、矛盾卻又深情的父母,孩子應當有更多的同理與溝
通,也有要學習「接納」的一課。父母終有老去的一日,若是在相處的有限時光傷害彼此
,留下的只有無限的憾恨。所有的孩子應當記得,電影裡尼莫為了在朋友面前逞能,想擺
脫父親去碰觸人類船隻時,對父親所說的那句「我恨你!」那是一句,絕對不能對父母說
出口的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ghtlight 的頭像
nightlight

乃賴的部落格

night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