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書沒什麼大道理,也說不出什麼大道理,甚至你可以說它沒什麼深度,也沒什麼創意。要看深度,可以去看《英雄志》搭《論語》,再加一本《天龍八部》配《金剛經》,保證很有深度,很多道理。


但不能不說,《慶餘年》這本書,真的有許多大書所不及之處。幾乎是我看過的武俠之中(算武俠嗎?勉強算吧XD),寫小情小愛,最入骨,最動人的一本書。


如果要問我,難以歸類的《慶餘年》是什麼書呢?


那我會說:「慶餘年這本書,毋庸置疑地,是本淫書。」


不要誤會,這個淫絕對沒有負面的意義,相反地,是個崇高的褒美。


正如天下第一文抄公范閑,除詩以外,他唯一抄的書,就是第一淫書《紅樓夢》。


作為歷經生死,看破生死的穿越者,范閑對世界有著異於常人的體悟,當然對於人生,也就有截然不同的態度。


所謂的人生,不過過客兩字。縱使富有天下,依舊一無所有,這便是過客的本質。所以,世間如逆旅,無人而非過客。但真正理解這件事情,而不與世推移者,不過三人──葉輕眉,五竹,與范閑。


過客是很孤獨的,因為沒有歸宿,也沒有什麼是自己的,有的,只是不見終點的漂泊。因此過客的心態,是寂寞,是空虛,是飢渴。


過客要的不是財富權勢,不是聲色犬馬,因為那些太易逝。過客甚至也不要什麼三不朽,立德立言立功,已經死後重生的他們,應當知道世間無常,沒有什麼永垂不朽。


那過客要什麼呢?曾經獨自走在路上的人都懂,過客要的,是一個位置。一個溫暖的位置,一個會被等待的位置,一個會被擁抱的位置──我們通常,稱之為愛。


所以范閑一生的經歷,就是一首情歌。一首癡狂、深情、決絕、一往無前的情歌。


因為寂寞,所以癡狂,因為空虛,所以深情,因為飢渴,所以決絕,因其一無所有,所以一往無前。


所以即使寫盡天下文章,范閑最重要的詩,還是那首「萬里悲秋常作客」。


這首詩是老杜寫的,不是范閑,這件事你知道,我知道,貓膩也知道,所以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首詩的末句「潦倒新停濁酒杯」的情境,寫在窮愁潦倒、官場失利,飲酒過量,飲食失調,罹患糖尿病與肝硬化的失意文人如杜甫、李白或辛棄疾身上,十分貼切,但在意氣風發的年輕人身上,就不太正常了。

所以莊墨韓這位學貫道家、墨家、法家的大師,他的推論大致是正確的。但他其實不知道,看似年輕的范閑,有著天底下最滄桑的心靈──漂泊者的心靈。


前世的范慎,一無所有,今世的范閑擁有了一切,但他內心深處,也不認為這些是屬於他的。他的心境,遠比枯坐青燈古佛一世的老僧,還要蒼老。


寫到這個地步,我就認為,這本穿越小說,有把穿越的眉角寫出來──就像《回到明朝當王爺》這本書,當初打動我,也是因為楊凌違旨求醫那一刻的決絕和不顧一切。


只有過客,才會懂什麼叫:「我死後,哪管它洪水滔天。」


作為一個穿越者,紅樓夢的無恥抄襲者,一個過客,我認為慶餘年是一首情歌,而范閑生命的基調,可以稱作:「我來,我見,我意淫」。


那范閑的愛,和同樣作為蒼茫世間的局外人,萬物逆旅的過客的另外兩人:葉輕眉與五竹,有什麼不同呢?


簡單說,同樣是為愛而生,葉輕眉的愛,是絕對的大愛,和所有的聖賢一樣,她愛的是天下。所以她的愛很無趣,也很虛假,很不真實──至少對凡夫俗子而言。


正如《英雄志》裡說的,盧雲是天下最薄情之人,因為他愛的是千千萬萬人。


范閑不當聖賢,因為古來聖賢皆寂寞,他只是個沈醉東風的飲者,一個放縱意淫的賈寶玉。


而五竹的愛,是絕對的小愛。五竹是個很特殊的人,他是個心中理應沒有感情的人,這種人,一旦有情,就是絕對的深情。


很久以前,在天地的盡頭,日月星辰隱耀的冷酷絕地,有一座廟。廟裡有個瞎子,枯守在不見天日的永夜中,為人類文明,點燃一盞一盞的燈。


但他自己沒有靈魂,沒有光明,他有無限的壽命,但卻沒有脆弱的七情六慾。直到葉輕眉來,給了他光明,成為他無盡黑夜中,唯一的一盞燈。


好像一個卡通片是吧?一部電影史上最浪漫的愛情片──《瓦力》。千萬年的大雪,正如千萬年的垃圾堆,絕對的死寂與孤獨,熬成最深情最刻骨的愛。


這是非人的愛,范閑是人,不是歷劫無數的生化人,也不是百年孤寂的清垃圾機器人。


那范閑的愛是什麼呢?是個很庸俗、很平凡的愛。兩個字就可以說盡了這個愛的特色:護短──只要是我的人,我就不顧一切的愛著你;只要敢動我的人,我就不顧一切的毀了你。


他的愛格局很小,自私又任性,也沒什麼道理可言,甚至還常常闖禍。但是因為這樣,所以她的愛很真實。就像我們對這個世界的愛一樣。我們沒有加入慈濟,不懂怎麼愛世界,我們只愛我們身邊,看得到、摸的著的幾個很普通的人而已──也許再加上幾隻貓貓狗狗。


其他的什麼蒼生,什麼黎民,老實說即使洪水滔天,只要身邊的幾個認識的人無恙,我們悲傷的時間,大概也不會超過我們的寵物生病過世。


很可笑吧,但這卻是大多數人共通的感情。但是我們沒有范閑那麼坦率,所以我們做不到那麼真誠,那麼徹底,也沒有那麼可愛,那麼保有赤子心。


他的愛一如賈寶玉,不只滿足在皮膚濫淫,他更求絕對的佔有──深入靈魂的獨享與調教。


所以接觸過范閑的人,大多都經歷了一種外星人實驗式的改造手術,徹底的扭轉了人生的道路與命運,改變了性格與信仰。除了女人外,王啟年、高達、三皇子、范思轍、明青達乃至陳萍萍、費介、范建等人,骨子裡都打上了范閑的烙印,至死不變。


葉輕眉把她的烙印打在天下,天下無處不是葉輕眉的遺澤,而范閑只把自己的名字刻在身邊的幾個平凡人身上,這就是他們的差別。


即使是在看似權謀利益的真實世界,范閑總是皮笑肉不笑的臉底下,擁有的始終是這種最純粹的護短式小愛,這,就是皇帝失去他的理由。多疑者善算計,算來算去,總是算不清真心的價值。


范閑愛他生命中的人,尤其是女人,又尤其是名字疊字的女人,包括:范若若、海棠朵朵、戰豆豆,與陳萍萍。不要懷疑,陳萍萍也包含在裡面,而且是愛得最深,最銘心刻骨的一個。


我好喜歡這些角色,喜歡冷面冷語的若若,內心激盪,兩手沉穩地,在角樓爆出無堅不摧的火砲;喜歡走路搖屁股的朵朵,和范閑被中抵足,說些風話;好喜歡豆豆的女人味;喜歡陳萍萍死得剩一團爛肉,還猶自得意的說:「那玩意,我也有...」


還有很多想說的,但慶餘年也才看一次,再談下去似乎文章就散架了,也談不深入,雖然原本就很零散,不過還是就此打住吧。


寫得不太好,算是一種致敬--對於一首在刀光劍影,乃至酒池肉林的網路武俠世界中,一首不改初衷的小情歌,真心的讚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ghtlight 的頭像
nightlight

乃賴的部落格

night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終
  • 你居然把陳萍萍歸類為女人,他一定會從棺材裡爬出來給你一炮
  • 按照葉輕眉的說法,萍萍妹妹是個女人沒錯。

    nightlight 於 2011/08/01 07:30 回覆

  • 訪客
  • 葉㑓劍英告訴你杜瑞峰司法院提告你廖水連一定會被抓去關坐牢

    查到找證據馬上速度派找人丶找叫人證人:責負人登記:

    我要去辦事情申請通知下單你不用交保保護郭佳佳派找人藏起來別墅裡面
  • 訪客
  • 派找人請幫我找人葉瑋柏抓帶回來

    葉瑋柏跟你在一起郭佳佳求婚任務丶完成

    全部申請打電話問他派找人杜瑞峰關,起來住別墅出租

    孫建智你的鎖關起來丶鄭檢察官你的鎖關起來新的倉庫
  • 訪客
  • 葉瑋柏乖乖聽我的做治療美國CAM醫師成員:楊友華醫師

    徐美鳳載接你派找叫人二十小時李中幫你請找助理司機
  • 訪客
  • 徐美鳳看到林玉嬌的照片我要開記者會公開

    播放照片上傳的照片當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