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那時候發生什麼事了?

 

二十世紀的美國,是個殘酷的強盜之國,是竊鉤者誅、竊國者侯的金權世界。大財團間大玩金融遊戲、無視法律,恣意進行謀殺、陷害、壟斷、詐欺傾斜的資本主義制度所許諾給財閥的權力,讓他們得以將自己的暴利,建立在徹底破壞公共利益的不道德上。《改變歷史的經濟學家》p.238241

 

值此時,面對這所有人都一眼可知的不義的世界,只有傳統經濟學家依舊在學術圈中編織自己的市場模型,殊不知,市場制度的基礎(即由憲法保證的私有產權,和政府監督、保障所消弭的資訊與交易成本),已經徹底被資本家所壟斷。《改變歷史的經濟學家》p.243244

 

(編按:Food Inc.紀錄片揭露了美國肉品制度為大廠商所操控的內幕,而剛剛十三跳的富士康,更是對於「自願」、「理性」的資本主義基礎,一個尖刻的冷嘲。)

 

千萬庸夫皆沉睡,惟有不世怪傑,慧心冷眼,橫空出世,此公為特爾斯坦.韋布倫。


二、韋布倫為什麼不一樣

 

韋布倫是個異端中的異端,無與倫比的怪才

 

亞當斯密從分工的效率,與世俗生活觀察中,找出市場律,建立了經濟學體系;馬爾薩斯和李嘉圖,進一步以數學工具,試圖建立長期模型,來預測人類行為;約翰彌爾總結了整個十九世紀的經濟學發展,找出了道德的應然與科學的實然中,找出折衷的道路;而馬克思則窮究天人,揭穿過往經濟大師所有的理論破綻,為資本主義判了死刑。韋布倫的著作,並不像這些高居廟堂的大師一般,盡是對經濟世界,建立嚴謹而優美的模型,加以解釋和預測。

 

的奇思妙想,更近於烏托邦主義者或是亨利.佐治等江湖人物,一般的顛覆、難以歸類,語不驚人死不休但他本質上又與這些真正被放逐於學術殿堂外的異端不同──因為這些人除了怪異以外,對於現實的解釋大多是錯誤的,但韋布倫,卻大多是正確的。

 

他縝密深刻,卻不拘泥,尖銳大膽,卻極為精準,是竹林七賢一類的人物。在他的筆下,無數沐猴而冠的權貴原形畢露,而他的研究與觀察蹊徑,便是貫徹自己的與眾不同《改變歷史的經濟學家》p.245256


三、韋布倫說了什麼?

 

韋布倫的經濟架構,完全無視過去經濟大師的一切足跡。馬克思的破壞建立在它的博學窮究,而韋布倫的破壞,建立在他全然的蠻不在乎。他全然不試圖與經濟思想史對話甚或反思,也揚棄市場、自利、數理、理性等等的研究方法或是理論假設,他走出了全新的路。

 

他從民俗學與人類學的視角,建立了「有閒階級」這一概念。雖然他人類學的研究與理論極為拙劣,但無損於「有閒階級」應用在解釋上的尖銳。

 

什麼是「有閒階級」?有閒階級是一種建立在對生產行為的歧視而生的特權階級。因為遠古時代開始,即對於以暴力獲取功勳,和以勤奮獲取財富,賦予不同的尊榮。在此一脈絡之下,任何能與暴力、戰鬥、掠奪等性質連結的行為,皆被視為有價值、高貴、榮耀的;而相反地,提供服務、創造財富、具有實際目的的行為,則被視為微不足道、卑賤、不體面的。

 

在此分別下,進行攀比,獲得尊榮,是人類經濟活動的原動力,而非單純的「自利」。有閒階級的攀比,或說,證明自己尊榮程度(亦即具備的暴力、掠奪、攻擊性質)的攀比,在封建貴族社會,表現在休閒行為上,來炫耀自己生產行為的「遠離實用」,而在資本主義社會,則將重心轉移到消費上,以大量購買無用的奢侈品,來攀比身份顯示自己的遠離實用,高貴的尊嚴方得以維持。

 

人類並不是活在倚靠消費物品獲得效用的世界,而是活在一個大型的狂熱儀式,以無數的身份攀比,來獲得效用。(深得我心。人只要具備生存線以上的財富即可存活,但事實上,仍有無數人明明已經溫飽、甚至無須更多消費,但因著身份的攀比,而被迫加入這場荒謬慶典中,只要在攀比中落後,就必須過著沒有尊嚴的生活,居於劣等的勞動階級之中。

 

蠻荒氣質的遺留,是個很爛的解釋,但是韋布倫卻用大量看似零散,實則一以貫之,違背經濟法則的社會現象,建立起他的論述。幾乎沒有什麼消費與休閒行為,不能用越位消費和越位休閒解釋。

 

他串起了無數的社會現象,清晰而銳利,諸如:人身勞役的歧視性發展p.59妻子與子女的越位消費p.7475,奢侈品的必須謊言p.8788,禮儀、學識的非實用性期待p.97,體面的道德不中立p.101、宗教上的尊榮浪費p.103(所有的儀式,越神聖者,越繁瑣無用,因為繁瑣無用,是與高貴、偉大等偏見連結的)、品味即價格p.107,蓄狗及馬p.117女體的審美觀p.122生活的尊嚴p.128,手工的價值p.131,時尚p.141153保守立場p.162

 

接著,與攀比越位消費一體兩面的,是對勇武的尊崇,像是決鬥的尊榮p.202,運動的熱愛p.206,狡詐和殘暴的偏好p.221。以及其他同屬於遠古遺留的還有:有閒階級通常歌頌冒險行為、迷信、高等教育的歧視偏愛p.294303,古典文藝p.312313,對英文拼字的偏愛p.317

 

有閒階級的蠻荒遺留,是對抗人類文明進步的阻力,與之對抗的是韋布倫所創造的另一概念「技藝的本能」,這個概念在他的《企業理論》,進一步的闡發。簡單說,工程師對技術的革新是物質文明進步的力量,而一般認為的資本家或企業家,反而傾向於製造虧損《改變歷史的經濟學家》p.262(安隆曾經刻意在加州引起停電,進而操作相關債卷和保險)。

 

以理性為人類行為的動力,被韋布倫加以徹底的拆解:「人類,是不能以世故的『經濟法則』來理解的,因為在世故的經濟法則底下,人類的殘暴與創造天性都被掩蓋在理性的斗篷之下。」《改變歷史的經濟學家》p.272


 

 

 


註:沒有標明書名的引用,皆為Thorstein Veblen,《有閒階級論--一種制度的經濟研究》(台北縣:左岸文化,200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ghtlight 的頭像
nightlight

乃賴的部落格

night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lanbert
  • 我有看過這本書,卻沒有好好的讀過。(推)
  • 奇書,值得細讀。

    nightlight 於 2011/06/17 15:32 回覆

  • 訪客
  • 這真的是本奇書!!!作者尖銳甚至還有點揶揄的口氣很有趣,我是從《俗世哲學家》得知韋柏連這位經濟學家(!?)。兩者都是值得一看的好書。
  • 韋布倫是經濟學家沒錯,他的風流史也很有趣XD

    nightlight 於 2013/02/18 15:29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