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發現,已經是那麼久以前寫的,原來我曾經那麼嫩呀...

ACT 1

 

地點:辦公室/家

  燈:家跟公司同時燈亮

燈:                        位置:         狐羊(後台備)

()

場燈亮

(公司)

場燈亮

 

          2

         

                                                        1

 

 

 

第一天,大隻老跟其他人在公司裡工作,隻老一臉嚴肅的在公司巡視後坐下,小妹穿梭在各桌間倒咖啡

 

大隻老賈成賓呢?(頭沒抬起來繼續在忙

林小妹:老闆...賈賓...賈賓他...(緊張的左顧右盼,眼神詢問其他同事)...他還沒

有來。

大隻老:到了叫他馬上來找我。

 

右邊上 此時賈賓戴著耳機一臉悠閒地走進公司,一邊嚼口香糖,大家緊張的向他比手畫腳,示意他去找老闆。賈賓躡手躡腳的走到老闆辦公桌前。小妹這時走進,拿咖啡給大隻老。

 

大隻老現在幾點了對著小妹

  十一點半了。

大隻老繼續寫手上的文件,接著才抬起頭來看賈賓。

 

大隻老:賈賓,你來這裡上班幾年了?

  賓:老闆,已經四年了。

大隻老:四年了,這四年來你學到了什麼?

  彬:好像好像什麼都沒學到欸老闆

大隻老:哼,沒學到,沒學到還敢說那麼大聲?四年了,這四年來我每天都在觀

察大家的上班時間,就只有你,賈承賓,永遠都是最後一個到的

  彬:老闆你看錯了,那不是我啊

大隻老:不是你還有誰?這次更誇張,直接把整個早上都蹺掉了,你到底把上班

看成什麼了?

  彬:老闆那是特例,我昨天出了車禍

大隻老:特例你每天都在特例。上次你也出車禍,怎麼還在這邊?幹麼沒把你

撞死?東西呢?

  彬:啊?

大隻老:你昨天說要放在我桌上的企劃書呢?

   彬:老闆發生了一點意外剛剛路上人家被車撞了我去幫忙,下次

闆,我用人格擔保,下次一定把企劃書親自交到您的手上(巴結)

 

  隻:人格個屁,你的人格早就破產了。你這個班到底還有沒有心要上?你問

問你自己這四年來對公司有過什麼貢獻?既然你不想上班那好啊,你下

午也不用來了,回去想想要是你是老闆會不會留你這種廢物在公司?

  彬:(機掰臉)

  隻:滾啊,你這麼大的廢物擋在路中間,還是我還要再請一個廢物把你這個

廢物搬走才行?

往台階走賈賓走出公司,臭罵大隻老

  濱:幹你娘機掰勒,真是瞎了眼才會來你這公司,要是有錢誰還會想留在這

邊看你臉色?也不想想當初公司出問題的時候,是誰還肯留在這邊叫你

老闆的?給我臉色,我肏。右邊下

公司裡電話響大隻老接起來面色凝重

  隻:恩~恩~好我知道了。

說完就拿著公事包離開,其他人竊竊私語。右邊下

A:賈彬被罵真的活該,好爽喔。

B:對阿,不過老闆最近好像怪怪的耶。

C:我也這樣覺得,希望公司不要有事。

燈:C講完話以後3秒公司燈暗

公司:場燈暗 (可以開始換成酒吧)

所有人退場之後,珊起身,踱步走到台前,仰頭沉思盯著門口,看手錶,拖時間拖到酒吧換好幕。

 

燈:等蔡明珊拖完時間使公司切換成舞台,家裡燈再暗

家:場燈繼續亮

~換幕~

ACT 2

 

時間:第一天晚上

場景:酒吧/家

  :家跟酒吧同時燈亮,酒吧可以的話同時打在狐狸跟賈賓身上,不然就盡量打

      假賓;家的燈就定在家,不跟著蔡明珊走。

燈:                        位置:            (後台備)

()

場燈亮

(酒吧)

S1:彬狐

 

1

  2

    

          2

   1

 

 

 

把公司的椅子三張合起來當作吧台,狐狸站在中間做調酒樣,賈賓坐在其中一張椅子跟狐狸一邊聊天,一邊喝酒。

 

賈賓:欸欸,我問你,你喜歡現在上的這個班嗎?

狐狸:還不錯呀,每天都有不同的客人來喝酒抱怨,常常跟他們聊完天就會覺得

自己其實還滿幸福的。

賈賓:是喔,真羨慕你,哪像我呀,每天就好像行屍走肉一樣,不知道自己

在幹麼,明明就討厭上班,但是好像也沒有其他選擇。

狐狸:那就換工作呀,世界這麼大,一定有適合你的工作的。

賈賓:哪有那麼好的事,我跟你說,上班族呀,不管在哪裡上班,做的事情都是

一樣的,就好像一個螺絲釘吧,從工廠出來時就只能一輩子當螺絲釘,不

管是裝在吹風機還是太空船上,螺絲釘還是一樣的螺絲釘。

狐狸:哪裡的話,別小看了螺絲釘,缺了它阿就什麼機器都動不了了。

賈賓:是嗎?就算今天我不去上班,這個世界還是不會有任何差別

的,哪個上班族不是這樣?做的工作誰都可以做,我要是明天從

公司消失了,老闆還會找一個新的螺絲釘裝上去,說不定,新的還

鎖得比較牢呢?

狐狸:既然那麼討厭上班,那就不要去了吧,幹麼討厭一個自己每天都要做的

事情,只是跟自己過不去而已。

賈賓:就是做不到才要每天來這裡抱怨呀,要是我有錢的話我也不用看我們那個

機掰工作狂老闆的臉色了,每天只會:說說看你今天對公司有什麼貢獻

呀?靠,說實在的我也不知道我對公司有什麼貢獻,但是誰不是這樣?

混口飯吃而已,他以為每個人都跟他一樣工作狂啊?

狐狸:那你自己呢?你到底喜歡什麼?

賈賓:有哇,嘿嘿,每天來這裡跟你聊天就是我最大的樂趣了,不過今天怎麼搞

的,整個酒吧只有我一個人。你們是不是快倒了?

狐狸:呸呸呸,別觸我們眉頭,是你挑這時間來才這樣,你看,才剛說著不就來了一個美女?

 

中間門進酒吧珊珊手拿名牌皮包,穿著正式的走到吧台。

家:場燈暗+酒吧:燈S1 珊狐

珊珊:給我酒,越多越好,我今天一定要喝個醉。

狐狸倒酒,珊珊一飲而盡,重複三次。

珊珊:每個人都一個樣,沒有一個真正在乎過我,好哇,既然你們都不在乎我,

那我何必在乎你們?酒呢?你們不想賺錢了呀?老娘有的是錢。

狐狸陪笑:是是是(倒酒),美女別生氣阿,馬上來了

珊珊:那還差不多,喂,那邊那個。

酒吧:燈S1 彬珊

賈賓:我?

珊珊:就你啦,不然這裡還有誰?過來陪我喝酒哇(一邊說一邊倒酒)

賈賓:小姐,這樣喝不好吧?

珊珊:干你屁事?又不是你出錢,還楞在那裡幹什麼?來酒吧不就是要把妹?

還是嫌我不夠正?

賈賓:哪敢哪敢(傻笑的坐到珊珊旁邊),小姐,一個人嗎?

珊珊噗哧老套。笑死我了,陪我聊天就好了啦,裝模作樣。

 

賈賓:好好好來來來,乾杯乾杯

 

喝完賈彬一直傻傻盯著阿珊看

 

阿珊:看什麼看?礙著你啦?

 

賈彬回神:啊?沒有沒有只是覺得覺得你很好看(語氣漸和緩)

 

珊珊:(愣住,然後冷笑)好哇,又只會講這句。別以為我不知道,像你這種人,就是那種到了寵物店就只會死盯著櫥窗喊:好可愛!好可愛,然後就突然想到自己也很寂寞,就把牠帶回家。

賈彬:可是我

珊珊:可是什麼?久了還不就放牠一個在家裏守著。幾年過去,當初可愛的不再可愛,也不再有人愛,也不再有人會想到家裏有人正在等牠回家,這叫什麼?這叫惡意遺棄!

賈賓:我我不是

珊珊:誰在說你?我在說我自己!你看我,他說要我等,我就等啊,等到年華老去等到海枯石爛、等到我人老珠黃他就不要我等了,這就是男人!

 

家:場燈亮

大隻坐在家裡吃泡麵

珊珊說完趴轉頭哭。賈賓輕輕地拍拍珊珊的背

賈濱:你放心,你還很年輕,我不知道他是頭殼壞去,還是目洨,不過我覺得

你很美要是我的話一定不忍心讓你這樣等

(拿起桌上插的花把玩)

沒有人忍心讓一朵美麗的花在寂寞的沙漠獨自綻放。

說完拿給阿珊,珊珊在手上把玩)

珊珊:真的嗎?

賈賓:真的是真的,我想是你運氣不好,也是他不懂的珍惜,才捨得讓你這樣等。

珊珊:那是你的話,你會

(賈濱抓過珊珊拿著花的手,看著花輕撫花瓣)

賈彬:我會好好對待她,呵護她,好好聽她說話,每天問她是不是開心,是不是快樂。(一邊說眼光一邊游移到珊珊身上)

珊珊:你現在這樣說還不是說說而語漸哀傷)

賈彬:(手擋住珊珊嘴)不,會這樣說,是因為,你是全世界最好的女人

珊珊:那你等一下要去哪裡?

賈賓:不知道。

珊珊:那你等一下想做什麼?

賈賓:你知道的

珊珊:那那如果,就在你的眼前,一朵終其一生只會在一個夜晚綻

放的花那你會

賈彬:那我會好好珍惜她

珊珊:那如果就是現在呢?你願意為她唱一首歌嗎?

 

(女人花~)

 

燈:賈賓自彈自唱,結束後酒吧燈暗

酒吧:燈S1

酒吧右方 講完後右邊下 賈賓的聲音從幕後響起:你愛我嗎?

酒吧左方 講完往家門走 珊珊:什麼是愛?傻子,愛,不是用說的。

 

中間門進家 珊珊腳步蹣跚的走出酒吧,在門口恍惚的佇立,然後往家裏走,踏進門口把皮包甩到旁邊,看到大隻老

  珊:唉呦~你回來啦~怎麼這麼早啊~真難得呀

大隻老:你去哪裡了,怎麼這麼晚?

  珊:你還會關心這個呀,你不是只知道上班嗎?

大隻老:先回答我的問題,你這麼晚回來,到底把這個家當什麼了?小羊呢?把

這麼小的小孩留在家裏你這個媽媽怎麼當的?

  珊:家,哼,每天半夜回來倒頭就睡,一大早連句話都來不及說就趕著去上

班,你不說我都忘了這是你家,唉呦~還以為你(伸出指頭)把這當旅

館呢大~老~闆。

大隻老:你......我每天這麼拼命上班,為的還不是要給你跟小羊最好的生活?

我上班這麼辛苦就看你剛剛丟到門口的那一個LV,你也不想想看你

身上哪一件東西不是我辛苦賺來的,你每天待在家裡就不會多為我著想

一點嗎?

珊 珊:哦~誰要你拼命上班來著呀?給小羊最好的生活?免了吧,他認不認得

出你這個爸爸我都要懷疑了,我問你,小羊現在幾年級了?

大隻老:你問這個問題是什麼意思,把我當成不負責任的爸爸是不是!不是….

不久前才升小學三年級?

  珊:是呀,是三年級,不過不是小三,你兒子已經國三了,笑死了,你這樣

還振振有詞說要給這個家什麼,哼,最好的生活,是啊,這個家什麼都

有了,就只是呀,你兒子少了一個爸爸,你老婆我呢?少了一個男人罷

了。

大隻老:住嘴(甩耳光這麼不要臉的話你也說得出來

   珊:守了這麼多年的活寡,多不要臉的事情都做得出來了,還怕說不出來

嗎?你會在乎這些嗎?

大知:我我肏!  憤怒離去)中間門出家 往階梯走

 

珊珊靜立5秒,把桌上的東西一股腦兒掃到地上

燈:蔡明珊把東西掃到到地上之後,等待4秒燈再暗

家:場燈暗

ACT 3

 

時間:第二天白天

場景:公司/

 :公司燈亮就好,家裡燈先不亮。

燈:                        位置:       (後台備)

()

(公司)

 

  

 

 

 

 

燈S1:階梯                        大.琬.頭.如(階梯)

 

階梯 大隻老到了公司,卻發現一群人站在公司前面吵鬧,

小妹:老闆怎麼了,公司進不去耶。

隻老做勢看了一下

大隻老:沒事沒事,公司最近出了一點小狀況,他們有些事情要來調查一下,大

家今天就當放一天假,回家去休息吧,明天大家再來上班就好了。

A  :老闆不會有事吧?

隻老:當然,公司都經營了這麼久了怎麼會有事?我用人格保證,放心,快回去

休息吧。

B  :老闆我們等一下要去酒吧,您有沒有空賞臉跟我們一起去呀?

隻老:大白天就去喝酒,你們...

C:老闆別這樣嘛,難得有機會大家可以輕鬆的聊聊天

A  :好啦好啦,老闆一起嘛~

B   :離公司很近的一下就到了

隻老:好吧好吧!既然這樣…..那大家一起去喝個痛快!

眾人:YAYA!老闆要請客耶!

燈:公司燈暗,公司燈暗後等待4秒,家裡燈再亮。(可以開始換成酒吧)

S1:羊

家裡燈亮的時候小羊已經在位置上打電動,四秒之後蔡明珊再走進家裡。

S1:珊羊(光圈拉大)

蔡明珊回家,小羊正在打電動。阿珊擋到電視,小羊伸頭要看電視。

珊:小羊,怎麼打這麼晚,快收一收。

小羊:你自己還不是都弄到七晚八晚才回來,有什麼資格說我?

珊珊:你對媽媽是這樣講話嗎?

小羊:現在才會說這些,你連我明天上不上課也不知道吧?要走快走,你擋到電視了。

珊珊:你,我數到三,一、二、

小羊:不打就不打嘛,有什麼了不起。

珊珊:你這什麼態度,給我回來。

燈:蔡明珊罵完後,等待四秒,家裡燈暗。

S1:暗

--換幕--

 

ACT 4

 

時間 第二天

地點:酒吧/

  :酒吧燈亮,家裡燈先不亮。燈盡量跟著獨白的人,follow的速度要慢,不要

      ,比方說大之老獨白以後換賈賓獨白,燈就慢慢的移到賈賓身上。

燈:                        位置:       

()

(酒吧)

S1:大狐

 

         

    

         

 

 

 

 

順序:大之老-à賈賓à明珊à大之老à明珊à賈賓

酒吧的座位坐了幾個公司的員工,大隻老坐在吧台跟狐狸講話。

 

狐狸這位客人第一次來呀歡迎歡迎來來來~這杯我請客

大隻:是啊,我很少來這種地方的(不喝)

狐狸:喝一杯就會習慣的,別那麼緊張

  :(喝,沈重的沉默)

狐狸:怎麼?酒不好喝啊?

  :沒什麼,只是不太習慣這裡的氣氛

狐狸:那再請你一杯上好的,多喝幾杯就習慣了(倒酒

  :不是酒的問題只是

狐狸:只是心情不好是吧

  :老闆娘你真聰明

狐狸:你都寫在臉上啦,有事情啊,說出來比悶著好~

  :(欲言又止)

狐狸:別擔心,這裡每個人都喝的醉醺醺的,連隔壁是誰都認不出來,說出來的

話啊,就像風一樣,一吹就散

 

大隻佬:其實就是公司最近出了點狀況…..經營了幾十年的公司,說不定就要結束在我的手中了…..很好笑吧!

狐貍:NO MIND啊寶貝,你看看你不是還有這麼一群好員工幫你嗎?一定可以度過難關的!

大隻佬:好員工!哈!大白天就來這裡喝酒的這群員工真的不錯喔!

  狸:別這麼說,工作這麼辛苦,到這邊喝兩杯應酬應酬也沒什麼!你也是啊,

偶爾放鬆一下不是很好嗎?這麼認真工作是為了什麼?

 

大隻佬:仔細想想,這些年來這麼努力工作到底是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讓這些人能有更好的生活?可是員工們都只會抱怨我管的太多太嚴,整間公司找不到一個人是真正努力在做事!這個世界那麼競爭,要在這裡生存,不是每天上班打卡就開始等下班那麼簡單,我本來以為只要我夠認真就可以感動他們陪我一起努力,結果呢?根本沒有人注意到我的努力!我想…..是我自己太天真,才讓我走到今天這個地步!沒有一個人還記得,當初創業時要待公司進入全世界舞台的那個夢想!

S1:狐彬

賈彬:夢想(冷笑),你不是問過我嗎?問過我有什麼夢想。

狐狸:是阿

賈彬:當一個平凡的上班族,還能有什麼夢想?其實一開始也是有的,喜歡唱歌喜歡彈吉他,所以呀,我大學時就想,我以後,一定要開一家店。不用賺很多錢,只要客人可以輕輕鬆鬆,然後我呢,就為大家彈彈吉他,唱首歌。很天真的想法吧,剛開始啊我還真的就想開這樣一家店。

狐狸:開店?聽起來~還不錯阿。那就有夢想努力了阿。

賈彬:亨,是阿。為夢想努力。算一算,這樣一家小小的店,得花個幾百萬,幾百萬吶!

狐狸:幾百萬有什麼了不起,開這家店可是花了幾千萬。老娘我在奶奶大舞廳跟瞎子威打滾了幾十年才熬過來的。

假賓:是阿,只是幾十年後這些事真的還是自己想做的嗎?所以呀,說到底,在這個世界上決定一切的,還是錢!沒有錢你一輩子都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想都別想。

狐狸:不用那麼悲觀吧。總是要試看看的阿,說不定堅持到最後還是會有成果的。

賈彬:就是試了沒用,才會白費心力阿。那個班現在也沒什麼心去上了,反正老闆永遠不瞭解我們的,為了他做牛做馬,何苦?到最後(冷笑),就天天來你這裡報到了阿。要不然回家也只能自己跟自己講話欸,對了,你還記得上次那個女的嗎

狐狸:記得阿。那個很騷的人妻。

賈彬:對對對,就是她。上次在這裡聽她說話時候,我就覺得,她跟我一模一樣,真的,一模一樣,寂寞了這麼久,也許就是在等這樣一個寂寞的人吧?我想,這就是愛情。

燈S1:狐珊

珊珊:愛情有什麼用?年輕的時候太傻了,不相信自己,也不相信未來能做什麼

了不起的事情,只是當學生的時候覺得每天上課很無聊,就想啊,以後上

班一定更無聊,所以我就決定,我一定要嫁給一個可以讓我不用上班的男人。

狐狸:那有嗎?

珊珊:有哇。

狐狸:恭喜阿

珊珊:恭喜什麼?以前一個禮拜最開心的時候就是禮拜六禮拜天,結果卻好像不小心放了一個忘了開學的暑假,每天每天數日子不知道今天跟昨天有什麼差別,不去期待明天跟今天又會有什麼差別,不用上班,結果我連放假的滋味都沒了。過不久,有了孩子。

狐狸:好一點了吧。

珊珊:想的美,等孩子大了你就知道。學會頂嘴啦,學會不用正眼看你啦。沒有人是可以倚靠的,也沒有人是可以期待的,你相信的終究會背叛你,你愛的,終究會遺棄你,虛度了那麼多光陰才知道,才知道只有自己可以相信。

 

S1:大狐

大隻老:你是全世界女人最好的女人,相信我!我一定會給你最好的生活。當初就是這樣說,她才點頭的,不然,憑甚麼她挑中我?想當初全B93的男生誰不喜歡善解人意又可愛的蔡明珊?剛進大學大一有個追最兇的那個忘了XD更別提之後大二到大四那一群蒼蠅了……最後當然只有最努力的人可以贏到蔡明珊的心。想起第一次去她家看他那田僑仔的老爸<蔡坤霖>,那副死要錢的臉,才讓我立下志願一定要賺大錢讓他的家人都能接受我,一直這麼努力就是為了這個啊,

  狸:那你一定很愛你老婆!失去了公司,你還有你老婆陪著你啊!

大隻佬:可是愛又有什麼用呢?怎麼都這樣在一起這麼多年了,她才突然跟我說:你跑太快,我跟不上了。最近更每天跑出去喝的醉醺醺的才回家,他心裡到底還有沒有我這個老公難道她忘記我當初是為了誰才那麼努力的?每天早上我出門時 (走下椅子,作勢離開,看著背對他的阿珊)都還在睡,我看著她安祥的睡臉,一次一次的說(對著阿珊說,相信我,我一定會給你最好的,結果呢?他變了(走回座位),不再是那個善解人意的蔡明珊了,也不再是我當初喜歡的那個人了….我不知道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也不想再去想下一步該怎麼辦不?公司要倒了,我也要失去她了我輸了! ( LEAVE) 右邊下

S1:狐珊

珊珊:現在想起來真好笑,像夢一場,只不過做的時候是美夢,醒來卻是惡夢。

我還記得他跟我求婚的時候說我是全世界最好的女人,給我的一切都一定

要是最好的,配得上我的,說的時候眼睛閃閃發亮,我那時候就想呀:說

得這麼認真,他還真是愛我,過沒多久我就懂了,他那些話是對自己說的。

他說我是最好的意思是,他追到我就是他贏了,然後就好像贏到一個獎

盃一樣,把它收在純金的櫃子裡。我是一個活生生的女人(生氣的走下來,激動),不是她買來的花瓶耶。每天他回來倒頭就睡了,剛開始還會期待,你多看看我幾眼哪,問我今天好不好(走到門口,對著裡面說),開不開心,我求求你啊,為什麼你從來沒有聽到,也不肯停下腳步。也許一開始就錯了吧,老公小孩其實有沒有我都沒差。我當初就是不相信自己才會變成這樣,就算什麼都不會,也沒關係,擦桌子端盤子的都好,都好,真的什麼都好,反正我什麼都不能倚靠。(leave)右邊下

燈S1:彬狐

賈彬:就這樣(走下椅子,對台下說),四年過去,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也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能做什麼,好像上了一艘忘了目的地的船,也不知道會停在哪個港口,到最後就算下一刻就沈船似乎也沒什麼關係。上班族嗎?不就是等下班罷了,還能期待自己可以有夢想嗎?錢嘛,也不會從天上掉下來。那就喝酒吧,反正也是孤單一個人,醒來,也不知道要做什麼,醒來,明天下班,也是一樣到這個酒吧,也是一樣在寂寞的等待。等那個不知會不會來的寂寞的人。(站到門口觀望)

燈:等假賓講完後四秒,酒吧燈暗。接著電玩配樂會下,配樂開始後兩秒,家裡燈亮

燈S1:暗(可以開始換成公司)+家:場燈亮

小羊此時跟同學在家裏打電動。

 

<勢如破竹>

小羊同學:吼~小羊,打不死啦,怎麼辦。

小羊:喔我上次打過,要回到主角的家鄉,那裡有他爸媽留給他的武器。

同學:是喔,很強嗎?

小羊:恩,那是最強的。

同學:幹,小羊你怎麼知道。

小羊:阿我有上ptt阿。

同學:喔對了,我們打這麼晚你爸媽不會念嗎?

小羊:呵,他們吵架都沒時間了,哪有時間管我幾點睡?不要管這些了,我們快

點破關,這裡最後家人團聚的結局很感人。

燈:小羊講完話家裡燈暗。

家:場燈暗

ACT 5

 

時間:第三天白天

場景:家/公司

 :家跟公司燈同時亮。

燈:                        位置:                     

()

場燈亮

(公司)

場燈亮

 

     

如頭琬   2

                                                        1

 

 

 

大隻老在台上跟大家講話,公司其他人坐在底下。

 

大隻老:大家對不起,我辜負了大家的信任與期待,去喝了一杯酒,公司不小心就倒閉了。感謝大家這麼多年來願意跟隨我信任我,趁著公司還剩下一點錢的時候,大家把這些錢分一分,找下一個工作再好好過生活,希望下次你們能夠找到一個更有能力的老闆,不會在經歷這樣的事情了…..(淚鞠躬)

 

員工魚貫走去林小妹處拿紅包,每個人走時都跟老闆鞠躬,然後下台 右邊下 賈彬等大家離開後走進來,對著老闆說 右邊上

 

賈彬:欸,老闆~發紅包耶,過年阿?

隻老:賈彬,你又遲到了,算了,大概是你最後一次遲到吧。吶,這你的份。

賈彬:謝謝老闆~原來我年終還沒有被扣光阿

隻老:那這些錢,去找份工作吧。公司倒了,下次,不要再遲到了(離開)

                                                       往階梯走

(賈彬在台上呆立,環顧公司,失神的下台)右邊下

燈:賈賓下來後公司燈暗。

公司:場燈暗

大隻從中間門進家

隻老:我回來了。你還在織那件永遠織不完的毛衣呀?

珊珊:你回來啦,你不是在上班嗎?

隻老:恩…我今天心情不太好想早點回家休息……

珊珊:怎麼了,今天怎麼特別不一樣。你是吃錯藥了還是遇到鬼了?

隻老:….那裡特別了,就算我真的跟你講,你也不會聽的..

珊珊:什麼事啊?公司不行了喔?

隻老:你…你怎麼知道?

珊珊:廢話,你這工作狂你不去上班,又一副死了人的樣子,還不就是公司出事

了嗎?

隻老:….對公司的確是倒了,那你也要離開我了嗎?我早就知道事情會變這

樣了

珊珊:你白痴喔,誰怪過你了,你不是很努力上班嗎?你已經盡力了。

隻老:珊珊,你才吃錯藥了吧?怎麼對我這麼溫柔?

珊珊:你以為我會冷嘲熱諷還是大發雷霆是不是啊?

隻老:恩…我想不到你還會願意用這麼溫柔的語氣對我說話

珊珊:哼哼,你以為我多壞呀?放放假也好,不然你以前都一頭埋進工作裡,每

天上班到半夜,回到家了心還是沒有下班,什麼事情都不跟我講,也從來

不聽我講話,現在這樣倒好,遇到事情我們可以一起想辦法,一起解決,

誰說這個家要你一個人扛的,你以為這樣我就會開心喔?

隻老:老婆,那我們等一下加班吧?好久沒有一起加班了>/////<

珊珊:好啦,這樣成什麼樣子(羞)

 

小羊從中間門進家 這時小羊回家

小羊:我回來了,我要買電動。咦?爸媽,你們要去做運動喔?你不是在上班嗎?

隻老:小羊,你沒看到你爸爸待會要跟你媽媽一起去上班了嗎XD

小羊:是喔!

珊珊:不是啦,別聽他亂講,你爸爸以後都不用去上班了。

小羊:所以以後就在家裏上班囉?

隻老:不是…爸爸以後也不用上班了。

小羊:所以以後在家裏工作?

珊珊:你爸的公司倒了,他沒有工作、也沒有錢賺了。

珊珊:我們正在想辦法啊?你放心吧。但是大概沒有錢讓你買電動了。

小羊:是喔,(沈思幾秒),好吧那我跟湖委要借好了。

燈:小羊說完家裡燈暗。

家:場燈暗

--換幕--

 

ACT 6

 

時間:晚上

場景:家、酒吧

燈:家跟酒吧同時燈亮。

燈:                        位置:

()

場燈亮

(酒吧)

S1:珊狐彬

 

  

        

    

         

                 

 

 

 

                                          

大之老在家裡坐著。

珊珊在裡面端盤子,狐狸在吧台裡面調酒。右邊上 賈賓走進酒吧,坐在吧台,珊珊走近他:你來啦。

賈賓:恩,我來了。你還是一樣美。

珊珊:那你等下呢?

賈賓:你知道的。

 

珊珊端酒給賈賓,賈賓一飲而盡,走到台上拿起吉他調音,

賈濱:謝謝大家,這是我最喜歡的一首歌(假賓唱歌啦)(女人香我為你歌唱)

 

假賓:珊珊,這是給你的。

珊珊:謝謝,我要下班了,你留著吧。

燈:酒吧燈持續亮著。

珊中間門進家珊珊進門,之老:這麼晚了,上班辛苦了。

珊珊:謝謝你等我,小羊呢?他還沒回來嗎?

之老:小羊去湖委要家打電動,等等就回來了,你手上拿的是什麼?

小羊中間門進家 小羊走進門:爸,媽,我回來了。

珊珊:來,媽媽有東西要給你們(拿毛衣給兩人)

之老:這是你從第一幕織到現在的毛衣嗎?原來是要給我們的阿,總算織好了。

珊珊:是阿

隻老:老婆我也有東西要給你。

珊珊:恩?

隻老深情擁抱:你上班辛苦了,謝謝你

珊珊:唉呦,小羊在啦~掙脫(對著小羊),小羊,媽媽今天發薪水,你想要買什麼嗎?

小羊:是喔,我想買ps4

之老:小羊,不行喔,那太貴了,而且還沒有出,不過~你可以去問問看胡偉耀,說不定他有。

從後台傳來~叮~的一聲,隻老從烤箱中拿出披薩

隻老:剛好烤好了,一起吃吧。

三個人一起吃披薩。

燈:家裡燈持續亮著

(從明珊離開一直到三個人享天倫樂之間的時間裡,賈濱就調弦 喝飲料 看花 交替),等到三個人吃了一段時間之後

假賓把花拿起來,遞給狐狸

賈濱:小姐,一個人嗎?

狐狸拿起花看了看,沉默了一下

狐狸:那.~~~ ,你唱首歌給我聽吧。

假賓:(開始唱IF

燈:賈賓歌唱到一半的時候,家裡的燈暗,酒吧燈留著,一直到賈賓唱到最後we simply fly away ,酒吧燈才慢慢暗掉。

         If  Lyrics: David Gates Music: David Gates

If a picture paints a thousand words,
Then why can't I paint you?
The words will never show. then you I've come to know.
if a face could launch a thousand ships,
Then where am I to go?

There's no one home but you, You're all that's left me too.
And when my love for life is running dry,
You come and pour yourself on me.
燈:家裡燈暗

家:場燈暗
If a man could be two places at one time, I'd be with you.
Tomorrow and today ,  beside you all the way.
If the world should stop revolving spinning slowly down to die,
I'd spend the end with you .And when the world was through.
Then one by one the stars would all go out,
and you and I would simply fly away.

燈:酒吧燈暗

酒吧:燈S1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ghtlight 的頭像
nightlight

乃賴的部落格

night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