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納斯 

維納斯,美麗之神。
那是Maurice面對時間崩毀的摧殘而仍大無畏地追求的一切。

這部電影的賣點當然是偉大的傳奇演員Peter O'Toole,

故事中的Maurice表面上看來好色、無恥,老不修,職業也是演員,
不過是老到被戲劇界供起來,只有屍體的戲份讓他演的過度資深演員。

他追求Venus這個小台妹到成了一個無所不用其極的火山孝子,
一個行將就木的老頭還能付出無比狂熱與執著貪戀年輕的肉體,
這樣的態度原本應該予人厭惡的感受,
但在一代戲神的詮釋下,卻讓人感到這個Maurice色的很可愛,很真誠,
而又很優雅、很神聖。

Maurice的色,不只是貪戀肉體廝磨的快感,而是到了膜拜的境界。
他太老了,1932年生的Peter O'Toole完全展現了那個年紀的老態,

肉體不再生猛、外貌不再俊秀,老態龍鍾的他只能對Jessie的肉體有著「理論式」
的興趣。

但是他不因此而退縮,不因此而害羞。為了討Jessie的歡欣,他滿口諛詞、陪少女逛街,
推薦她工作、花大筆錢孝敬Jessie,

他不但行動上竭誠地追求Jessie,心靈上,Maurice太成熟太睿智,他教了少女很多很多
的事情。他教導Jessie藝術的美與專業的嚴苛,安慰受過傷的少女,讓兩人的距離漸漸
拉近。

這段簡單的故事在螢幕上呈現出來卻無比動人。

文學的價值何在?

在浴室前面,Maurice對心碎的少女朗讀十四行詩,這個老人,是懂她的。
他瞭解她的無力與悲傷,也瞭解救贖。

時間在很多人的肉體、內心都留下過傷痕,而只有藝術可以對抗時間。
文學之美、藝術之美,是永恆的,是凡人的救贖。

但是他太老了,Jessie就算心底深處喜歡這個老頭,她還是有跨不過的障礙。

在片場看到Maurice尷尬的尿袋,提醒了Jessie他們兩人的差距,

她「必須」輕蔑他、討厭他、欺騙他,

Maurice的熱忱膜拜卻招致她多次的羞辱。這看似正常的情節,卻無比的悲哀。

為什麼我們慣常對老年人的色慾投以輕蔑的眼光?為什麼老年人喜愛年輕的肉體
是一件污穢無恥的事情?

時間是殘酷而公平的,Maurice面對時間的摧殘卻不願意放棄執著一生的愛欲,
那其實是一種大無畏的勇者姿態。

不然他還剩下什麼呢?接受自己老而無用?接受自己過氣只能演屍體?回去找
自己年輕風流時曾經傷害過的人?

年輕的時候我們從不考慮老,老了以後又不願意有年輕的夢,
這是一種悲哀,而Maurice不願放棄。其實只是這樣而已。

他被Jessie青春無敵的肉體吸引,拼了老命掙錢就算只能聞到她陰戶的一點味道,
他也不願意放棄,

因為人生太短了呀!這些值得追求的東西,就算過了可以追求的年紀,他仍然要
竭盡所能的靠近,他不害羞,不逃避,因為他比誰都真誠。

但是真誠,所以脆弱,他愛Venus,Jessie這個無腦小台妹在他的心中,就是至高
無上的Venus,他膜拜的美麗之神。

所以Venus拒絕他、利用他,他仍甘之如飴,但是當Venus帶著另一個死台客要借用
他家當炮房的時候,他受傷了。他對Venus自始至終沒有一句怨言,沒有恨,但是有
心痛。

Maurice茫然地走到空蕩蕩地公園舞台,滿目秋色蕭然,一生都浸淫在戲劇、莎士比亞
的他此時隨口而出:「To be or not to be...」

這句幾乎是西方戲劇最有名的台詞,問的也是人生最根本的問題。Maurice這樣一個
真誠而純粹的一個人,他所面臨的問題也只有一個,就是生與死。

選擇生,或選擇死;而不是選擇無恥的追求老友的姪孫女、或是放棄老年的慾望背棄
自我;也不是選擇回去彌補過去傷害過而其實再也不能彌補的老妻、或是繼續貪戀年
輕活力的肉體;這些看似重要的問題都不是問題,因為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面對時
間的流逝,他不願意改變,也不願意屈服,也不需要選擇。

要選擇的不是什麼工作/什麼職業/什麼學歷/什麼配偶,

人生時時刻刻根本的問題只有一個:選擇生,或選擇死。

選擇不真誠地背對自己向時間之神屈服地生/或是付出一切追求所愛不顧顏面不顧性命
的死?

他選擇死,選擇憤怒,選擇不認輸。所以他用垂朽的肉體悍然地與Jessie的台客男友對
幹,結果當然是一敗塗地。

74歲老人,跌個跤或閃個腰都是天大的事,更何況是和年輕氣盛的情敵放對?

Jessie這時候才發現,她一直折辱的老人這麼易朽易逝而珍貴;這麼無取無求卻真誠,
Maurice付出一切,只要Jessie愛他,一如他青春年少的愛他。

那其實不難做到,愛一個可愛的人,本來就是順流而下的事情。難的是真誠面對自己,
承認自己的內心。難的不是去愛,而是承認愛,而這正是Maurice一直力行不渝的:坦
率地表達對Venus的愛。

在病床上、醫護人員跟老友環繞下,Maurice仍然專一而毫不掩飾地喊著:「Venus、
Venus」,那是他真愛的美麗之神,膜拜的維納斯。

Jessie也懂了,易求無價寶,難得真心郎,一個女人能夠得到這樣真心而毫不保留的
愛與讚美,是多麼難能可貴的事?

她大方地應承:「我就是他的維納斯。」

當然Maurice死了,臨死前他帶Venus看他最愛的海,他是幸福的。

Maurice死的時候,滿滿是送葬、悼念的人。
我想這是Peter O'Toole夫子自道,他年輕的時候,確然是一代傳奇巨星。
報紙為他刊出滿滿一頁的訃文,還附上年輕時俊美煥發的劇照。

他擁有過的,是比任何人都值得誇耀留戀的光榮與美貌肉體,

一個人要怎麼樣才可以捨棄這麼多虛幻又美好的過去,
真誠地面對自己的欲求?

又要怎麼樣才可以接受時光摧毀一切殆盡,
但是又凜然無懼地追求?

Peter O'Toole表現的色慾,是一種面對無堅不摧的時間展現的無畏的勇者姿態。

一個真誠面對自我、藝術、與美的人。

很喜歡這樣的電影。

附上電影資料:

Venus (2006/I)

Director:Roger Michell
Writer:Hanif Kureishi (writer)

Peter O'Toole ...  Maurice
Jodie Whittaker ...  Jessie

最佳男主角提名,不過沒有得獎。
影藝學院真的欠彼得奧圖一個最佳男主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ghtlight 的頭像
nightlight

乃賴的部落格

night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