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情花與情毒

  絕情谷是這部小說最象徵性最寓言的地點。

  楊過半生顛沛流離的命運幾乎可說是盡出於此,從十七回絕情幽谷,到三十二回情是何物,甚至到三十八回生死茫茫,故事的場景跟情節都環繞著絕情谷這個地方。要注意的是,金庸筆下從來沒有一個場景具有這麼高的描寫密度。為了絕情谷的半枚絕情丹,楊過從生到死,從正到邪掙扎反覆來回了好幾次,一身奇毒惡毒糾纏,生死決定於一個性情怪戾陰惡的老太婆。究竟,絕情谷與情花象徵什麼?為什麼這麼重要?

  絕情谷代表楊過在情感解放上的終極試煉。前面已經說過,神雕俠侶的主幹是楊過的情感解放之路以及面對的重重考驗,而絕情谷的情花,是最終也最嚴苛的考驗。情花生在絕情谷,而唯有絕情丹可解,但絕情丹浸在砒霜中,這已經是十分鮮明的象徵意義。情之毒不來自情之所鍾,而是來自絕情對人性的殘伐與扭曲。谷中人不笑不怒不愛不恨,極盡對人性的壓抑,他們不喝酒不喫肉不享樂甚至也不出世間,表面上與世無爭又遺世獨立,但就是這樣的環境對人性的扭曲,讓谷中光鮮的外表下,藏著滿是鱷魚的深潭並培養出情感扭曲而生的惡意:情花。

  人性的扭曲與人性的解放產生的衝撞,就是與楊過一生悲劇糾結膠葛的情花奇毒。是的,迫害楊過的不只是禮教道德,更重要的是人性之偽與人性之扭曲。而這兩個特質的具體形象就是絕情谷主公孫止。公孫止的武功是虛假的金刀黑劍,是不合自然的全身閉穴,這兩大絕技讓他自恃可以盤據一方,但其實,虛假的面具是掩蓋不了扭曲下產生的慾望與醜惡。裘千尺一語道破公孫止的人為徒勞:「我二十年前就已說過,你公孫家這門功夫難練易破,不練也罷。」

  所以當初最先入絕情谷的小龍女之所以入谷,為的就是她覺得這個沒有情感的世界可以讓他忘記楊過,忘記楊過那融化她冰冷內心的火焰。人情之偽表面上可以壓下內心對感情的真正渴望,但這必須建立在沒有接觸到真性情的人才能成立。所以,絕情谷的解放或是覆滅,起於至情至性,視天下禮法束縛陳規於無物的天下第一逍遙人--老頑童周伯通。周伯通癡但不愚,頑卻不惡,所以他大鬧絕情谷,為的只是「看不下去」四個字。絕情谷處處不通人情不順人意而周伯通卻只為逍遙順遂而活,所以反而清楚看見了絕情谷的邪惡與污穢,他說:

    「瞧你年紀也已一大把,怎地如此為老不尊?說話口不擇言,行事顛三倒四,在大庭廣眾
之間作此醜事,豈非笑掉了旁人牙齒?」

  這段話看似戲謔實則一語成讖。絕情谷處處絕情處處惡毒,情花遍佈唯有絕情丹可解,而絕情丹卻全數浸在砒霜之中。這是鮮明之至的象徵:中了情毒要絕情斷欲,但哀莫大於心死,吃下絕情丹無異於吃下毒藥,放棄人生的樂趣與存在的意義。絕情丹之外的解藥也是同一象徵:斷腸草。禁絕人性的解放與情感的追求,禁絕生命的體驗與世界的刺激,因此當初情花會留在絕情谷,也正是植因於絕情谷刻意的與世隔絕,一重扣一重的鮮明意象在在指出了:情之毒不來自情之所鍾,而來自情之所禁。

真正身重情毒的其實只有三個人--李莫愁,公孫止與裘千尺。李莫愁絕情,公孫止虛情,裘千尺無情。而這三人先後死於絕情谷,也都與楊龍二人作對,並使他們各自中了不治之毒。他們三人是容不下楊過性情解放的結盟,即使壓抑得了自己的天性,卻壓抑不了至情至性的血性人楊過,因此只能毒害他。而這三個人,都中了情毒。黃蓉過於斧鑿一番話正點明了此點:


  「你早就中了癡情之毒,胡作非為,害人害己,到這時候悔悟,早就遲了。」

  究竟楊過的性情解放傷害了誰?其實這就是楊過一開始鏗鏘金石的宣言:

  「我沒錯!我沒做壞事!我沒害人!」

   是的,楊過沒有害人,沒有害過任何一個人。但是他的存在就已經是那些扭曲人性的人心中的一根刺。這樣真實的人以這樣昂然的姿態存在,無疑於給公孫止這類人當頭棒喝,因此公孫止一見楊過就自慚形穢心生怨懟,讓他們無顏再欺騙自己。禁絕不成,殺之不成繼以毒之,但終究成全了楊過的英雄求道之路。


四、楊過與黃蓉

  整部小說的基調是以楊過生命的歷程,再以楊過生命中的女人為之彰顯。楊過生命中的各個面向,以及他這個人深刻的複雜性,必須要經過他生命中的這些女人才得以圓滿完整。

  楊過是完美的情人;無私的愛人;體貼的聆聽者;全能的保護者。但楊過生命中的女人,都是悲劇人物,除了黃蓉。

  黃蓉是楊過生命中的第一個發生作用的女人,也是楊過的知己。在神雕一書中,只有兩個人知道楊過的黑暗面。知道楊過這樣時時刻刻走在鋼索上的人,若沒有偉大的人格與剛強的自制,還有蓬勃不滅的愛,隨時都會走上極端的邪道。所以楊過是東邪的至交;西毒的義子。在故事中第一個同時得到他們兩個狂人青睞的人是歐陽克,第二個才是楊過。但瞭解楊過的危險的人,卻只有兩個。黃蓉是第二個,而第一個是楊過自己,看看以下這段獨白:

  「二十餘年之前,郭伯伯也這般攜著我的手,送我上終南山重陽宮去投師學藝。他對我一片至誠,從沒半分差異。可是我狂妄胡鬧,叛師反教,闖下了多大的禍事!倘若我終於誤入歧路,那有今天各他攜手入天的一日?」想到此處,不由得汗流浹背,暗自心驚。

  楊過自己知道他內心是存在這一念之差便可為奸為惡的黑暗面的。在受郭靖人格感召前甚至可以成為漢奸,走上他父親的路,而這個層面的楊過是具體存在的,只是小龍女不在乎,郭靖不願看,只有黃蓉知道。所以黃蓉從第一眼就討厭楊過,不教他武功,逐他出桃花島,都是出於害怕楊過。只有黃蓉瞭解楊過的黑暗面,所以她害怕楊過。這非常,非常有趣。

  要知道,黃蓉一生中從沒有怕過誰,除了楊過。她的父親是不世奇才;師父是武學大師;丈夫是絕頂高手一代大俠;而他自己更是聰穎絕倫機變無雙。當年華山論劍武功天下第一的西毒歐陽鋒都數次栽在黃蓉手裡。在壓鬼島,在嘉興鐵槍廟,在大漠,在太湖歸雲莊,甚至在最後的華山之顛,黃蓉屢屢和歐陽鋒鬥智鬥力,卻總是讓西毒吃鱉。歐陽鋒在黃蓉面前一次也沒有佔上風;一次也沒有傷到她!當時的黃蓉九陰真經、打狗棒法都是初學乍練,縱使身兼天下兩大絕藝,但真正能讓歐陽鋒被逼得走投無路的是黃蓉的無雙機智。但是二十年後,在江湖上地位至高無上,天下女子武功第一的黃蓉仍然怕楊過。她怕小楊過、怕少年楊過,也怕神雕俠楊過。因為面對楊過,她的智謀與武功天下第一的丈夫,這兩大武器都派不上用場。

   魯迅說:
  「貌劉備之長厚而似偽,狀諸葛之多智而近妖,」這是郭黃夫婦最好的寫照:他們太完美、太強大了,都不像人。但郭靖不會幫她對付楊過,而她足以制服歐陽鋒、楊康、歐陽克、丐幫四長老、南帝四弟子、彭連虎沙通天靈智上人的智謀,也不一定派的上用場。連當年武林聞知色變的東邪黃藥師,對楊過也比她親厚。所以她怕楊過。看看她怕楊過到怎麼深刻的地步:

    跟著便想:「楊過恨我害死他的父親,恨芙兒斷他手臂,更恨芙兒用毒針傷小龍女。啊喲,小龍女和他相約十六年後重會,今年正是第十六年了。楊過是報仇來啦!」

   一想到「楊過是報仇來啦」這七個字,驀地裡背上感到一陣涼意。她知楊過自小便行事十分厲害,對小龍女又是用情既專且深,倘若苦候小龍女十六年終於不得相見,推尋禍根,自會深郭家滿門,這一十六年的怨毒積了下來,以他的性情,決不會將郭芙一劍殺了便能罷休,定當設下狠毒陰損的計謀,大舉報復,「難道他竟要誘騙襄兒上手,使她傾心相從,然後折磨得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不錯,不錯,依著楊過的性兒,他正會如此。」

  ……黃蓉微微一驚:「襄兒連大校場上的比武也不要看,定是和楊過暗中約上了。」於是先回自己房中,身邊暗藏金針暗器,腰間插了柄短劍,再拿了短棒,然後往後花園來。她知楊過此時武功大非昔比,實是個可畏可怖的強敵,因此絲毫不敢怠忽。

  這段內心的獨白實在精彩絕倫,同時刻劃出了楊過與黃蓉的兩人的個性,更刻劃出黃蓉對楊過的真正情感:恐懼。金庸實在大家手筆,這個恐懼接下來怎麼發展呢:

  一路上雖感焦慮,但想到丈夫那副笑容,想到他那寬厚堅實的雙肩,似乎天塌下來也能擔
當一般,心頭又寬慰了許多。

  看呀,又是郭靖再一次解救黃蓉,也解救黃蓉的內心危機。不要忘記,在楊過初得玄鐵劍時第一次的復仇,也是看到郭靖責女之嚴,竟要硬生生卸下親女一隻臂膀以酬楊過才作罷。楊過是黃蓉的剋星,而郭靖卻是黃蓉的救星,也是楊過的剋星。

  事情最後當然沒有像黃蓉所恐懼的一樣發展,但是這樣的發展是不是有可能的呢?要楊過自己憑良心講,要是小龍女沒活著,我想他捫心自問,其實真的是什麼事情都可以做得出來的。可能郭靖黃蓉郭襄他不會對付,但是郭芙我想它就很難善了了。


  但是不要忘記,黃蓉也是願意為了楊過而死的。黃蓉雖然機關算盡,但在她機心背後未嘗沒有仁心俠骨。她畢竟是郭靖的妻子、洪七公的徒弟。她畢竟是蓉兒。問郭靖會不會代楊過而死換絕情丹,我想反而是不會的。郭靖願意,可是不能。答案很簡單:大局為重。大局為重,連摯愛黃蓉都必須放在自己的生死之前:

  郭靖臉色微變,順手一拉黃蓉,想將她藏於自己身後。黃蓉低聲道:「靖哥哥,襄陽城要緊,還是你我的情愛要緊?是你身子要緊,還是我的身子要緊?」

  郭靖放開了黃蓉的手,說道:「對,國事為重!」黃蓉取出竹棒,攔在門口。

  郭靖之命就是大宋之命,郭靖是襄陽命脈,襄陽是大宋命脈,直是牽一髮而動全身。這是郭靖的幸與不幸,他的生命沒有選擇,所以他不能選擇代楊過而死。

  但是黃蓉可以。沒有了黃蓉,襄陽城的神力將軍仍會屹立不搖;沒有了黃蓉,武林的命脈丐幫仍然人才輩出。黃蓉不只可以為楊過而死,她也願意。只是她最後沒有死,可能因為運氣,也因為她自己的智謀武功。在這裡我要為黃蓉平反,很多論者認為在楊過一事上黃蓉過於奸惡算計,尤以倪匡為最,我實在大大不以為然。看看下面這段文字:

  小龍女全心全意只是深愛楊過。黃蓉的心兒卻分作了兩半,一半給了丈夫,一半給了女兒,只想:「如何能教靖哥哥與芙兒平安。」斗地轉念:「過兒能捨身為人,我豈便不能?」當下轉身慨然說道:「龍姑娘,我有一策能救得過兒性命,你可肯依從麼?」小龍女大喜之下,全身發顫,道:「我……我……便是要我死……唉,死又算得甚麼,便是比死再難十倍……我……我都……」黃蓉道:「好,此事只有你知我知,可千萬不能洩漏,連過兒也不能說給他知道,否則便不靈了。」小龍女連聲答應。黃蓉道:「明日你和過兒聯手保護郭大爺,待危機一過,我便將我首級給你,讓過兒騎了汗血寶馬,趕去換那絕情丹便是。」

    小龍女一怔,問道:「你說甚麼?」黃蓉柔聲道:「你愛過兒,勝於自己的性命,是不是?只要他平安無恙,你自己便死了也是快樂的,是不是?」小龍女點頭道:「是啊,你怎知道?」黃蓉淡淡一笑,道:「只因我愛自己丈夫也是如你這般。你沒孩兒,不知做母親的心愛子女,不遜於夫妻情義。我只求你保護我丈夫女兒平安,別的我還希罕甚麼?」

  黃蓉的愛是有條件的,郭靖的愛是沒有條件的,但正是有條件才有餘地,才能算計轉圜,這才是黃蓉。雖然愛有條件、雖然愛被算計,但我們仍然必須承認這還是愛,本質仍是捨己為人。而且黃蓉不只口頭上承諾,還親身犯險:

  「裘谷主,令兄是自行失足摔下深谷而死,絕非小妹所傷,但若你對此事始終耿耿,小妹不避死活,你卻須賜贈解藥,以救楊過之傷。小妹倘若死了,這裡許多朋友決不記恨,仍然助你解脫大禍,以退內敵。你這項買賣做是不做?」

  黃蓉是沒有死,但仍是不閃不躲,不用兵器格檔,硬生生挨了三枚棗核釘。我想用她的智慧去非難她的誠心,是不公允的。

  也很有趣的是楊過是曾經以看一個女人的眼光看過黃蓉的:

  楊過心想:「原來郭伯母竟是這般美貌,小時候我卻不覺得。」

  他不但認為黃蓉是個女人,還是個美貌的女人,這讓兩個人的關係更加複雜也更值得玩味。總之,我認為黃蓉在楊過的內心中是一個女人,一個瞭解他映照他的女人。也確實,全書除了黃蓉,沒有人看出楊過生命中潛藏的,那個危險暴烈的黑暗面,而也沒有一個人對楊過的能力的評估這麼高又這麼中肯的。

  對於其他楊過生命中的女人而言,楊過滿足了她們心中完美的愛情形象。與陸無雙是狂放不羈,在程瑛之前是至誠君子,在公孫綠萼是嘻笑跳脫的"逗",在完顏萍前又是武功高強智計百出的明幫暗助。在郭芙是孤傲不馴,在郭襄面前又是可親可敬可慕可愛可終身追尋曖昧的"大哥哥"。楊過的複雜深情在每個人的眼中都有不同面向的詮釋與解讀,而這個映照的代價是她們一生的痛苦,或深或淺在心中都有個永遠的遺憾。(我覺得完顏萍最後的結局跟描寫算是相當大的敗筆,似乎只是要跟武氏兄弟湊配對而光芒盡失。)

  李莫愁曾對程瑛說過:「你這等模樣,他日長大了,不是讓別人傷心,便是自己傷心,不如及早死了,世界上少了好些煩惱。」

  一語成讖。何止是她?陸無雙,郭襄,公孫綠萼乃至郭芙何嘗不是如此?

  畢竟,被楊過這樣如火的性情燒灼的傷口得賠上一整個青春來治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ghtlight 的頭像
nightlight

乃賴的部落格

night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